乳虎嘯林,百獸震惶 第兩千四百八十六章大宋的要求

    國與國之間的交易是復雜的,同時也是見不得人的,晏殊并沒有當著約翰以及亨利四世的面和格里高利七世進行談判,相反而是在不已經之間把大宋的強大展現出來。

    這是一個直白的時代,強大的武力就是一切,何況大宋占據了道德的高點,是羅馬人挑釁在先,侮辱了大宋的威嚴。

    海面上風平浪靜,只有黑頭白身的地中海海鷗在徘徊,當然它們腳下卻是一個個龐然大物,巨大的帆船停靠在海面上,黎明的陽光照射在船身上為其鍍上了一層金色的“戰衣”。

    這些巨大的海船如同神的座駕,就這樣漂浮在海面上隨著海浪緩緩搖曳。

    宋帝國的海船巨大,這是神圣羅馬帝國眾所皆知的事情,但并不是誰都見過這樣的巨大海船,當格里高利七世瞧見這些來自東方的龐然大物后,刷新了他的認知。

    幼年時期格里高利七世曾經在父親的手工作坊中長大,他曾經更為接觸平凡的生活,見識過海邊停靠著的海船。

    但現在他看到的是華夏巨艦,這些來自東方的龐然大物把他驚呆了。

    奇維塔韋基亞港已經變成了大宋使團的所有之地,格里高利七世可以在這里看到宋帝國的士兵,而這些士兵的身份也相當奇怪,他們不是宋帝國的正規軍,而是商團的雇傭軍。

    但從他們的模樣上看,怎么看怎么都像是宋帝國的正規軍,和使團的護衛沒有什么區別。

    港口附近的要塞被占據,而他現在實在是沒有辦法開口讓宋帝國的使團歸還港口以及要塞,而接下來他看到了要塞中的大量武器裝備,這些都是來自于宋帝國商團的。

    一個商團便能有如此強大的力量,格里高利七世不免有些心驚膽戰,而真正讓他恐懼,或是說徹底不打算和宋人對抗的則是大宋海船的威力。

    一陣側舷的火炮齊射,讓格里高利七世見識到了什么是“上帝的力量”一座亂石崗就這樣在宋軍的炮火下化為平地,到處是碎石以及煙塵,而這個亂石崗的位置距離奇維塔韋基亞還有一段距離…………

    這樣的遠程攻擊能力已經超出了格里高利七世的認知,而這樣的大宋船隊完全有能力毀滅神圣羅馬帝國任何的沿岸海港城鎮。

    難怪宋軍有恃無恐,只要他們占據了奇維塔韋基亞港,那就不擔心教廷的報復,甚至不擔心神圣羅馬帝國的報復。

    這是一次強大的威脅,晏殊用“拳頭”告訴格里高利七世什么是真正的強權。

    而之前的談判也就變成了一次宋帝國單方面提出要求的事情,這一次晏殊并沒有讓約翰以及小尼克參加,而是單獨與格里高利七世商談對大宋的“賠償問題”。

    這其實就是一次勒索,當然晏殊這是在合情合理的勒索,畢竟是大秦人失信在先,他也正好利用這次機會為大宋爭取更多的利益。

    其實相對于晏殊來說,眼下最要緊的事情并非是帶著大秦國的皇帝離開,而是要抓住這次就會從大秦國或者說是教皇國得到最大的利益。

    只要大秦國的皇帝在使團中就是安全的沒有什么需要擔心的事情,而眼下這個機會卻是難得的,稍縱即逝。

    晏殊早已不是不懂變通的朝堂相公,這么多年來他知恥后勇,不斷的學習趙禎的靈活,同時也學到了蔡伯俙見縫插針的機智。

    在這次出使大秦的過程中,他更是把這種隨機應變的水平發揮到了極致,敢于對羅馬人開戰,敢于下令士卒擊殺來犯之敵,敢于在教皇國的教皇面前討價還價。

    這對原本老成持重的晏殊來說是一場極大的轉變,人都是在不斷學習和進步的,晏殊也不例外,他在大宋日新月異的改革中學到了很多東西,并且他發現若是跟不上改革的步伐,自己也會被淘汰掉。

    這讓原本重視學習的晏殊更加拼命學習,不斷的提升自己。

    而這么做終究是有回報的,他發現只要放棄了原本的保守思想,一切改變起來都是很容易的事情。

    隨著歲數的增長,人心中的見識和智慧也越來越多,晏殊已經不再是那個“花間詞人”,秀美詞章的他,非但毫無柔美做派,相反堪稱正氣浩然的鐵漢。

    這樣的人敢于認識自己的不足,也敢于改變自己,身上既然有短處,那就應該學習別人進行改變。

    晏殊從中學到了精髓,他是一個精明人,只是受到許多的約束才把自己變得那么頑固,但他只是看起來頑固而已。

    現在作為使團的正使,又遇到教皇親自來“送人頭”晏殊實在是沒有理由不好好利用一下眼下的機會。

    而趙禎的書信也在無意之中幫助了晏殊,使得他在一開始便壓制住了格里高利七世,而在此之后晏殊“乘勝追擊”,以強大的艦隊給了格里高利七世以“重創”,讓他瞬間就喪失了和自己討價還價的念頭。

    若是趙禎或是蔡伯俙看到眼前的晏殊,一定會被他的手段給驚呆,這還是他們認為的那個老實本分,絕不逾矩的晏殊嗎?

    但現在的晏殊卻在和格里高利七世進行談判,一場關乎大宋長久利益的談判。

    格里高利七世無疑是希望大宋不要攙和到神圣羅馬帝國教權和皇權的爭奪之中,但這一點晏殊說的不算。

    “我大宋皇帝陛下和貴國皇帝之間的約定只有陛下才能做決定,我雖然是大宋的相公,但無法做到干涉陛下決定的程度。”

    “那還請大宋皇帝對我的冒犯既往不咎,這次只是一個小小的誤會而已,我院盡量滿足貴國的要求。”

    晏殊笑了笑,豎起兩根手指道:“無非兩點,第一保障我大宋的商隊安全,這是原本和貴國陛下達成的協議!”

    “毫無問題!上帝可以作證,從今往后教皇國內……不,只要收到教廷影響的神圣羅馬帝國諸侯國都不會侵犯宋帝國以及其商賈的利益!”

    晏殊點了點頭:“第二,這座港口要作為我大宋的港口!”

    “什么?!你的意思是要把這座港口變成宋帝國的港口?!你這是在從神圣羅馬帝國,教皇國的土地上劫掠領土!”

    格里高利七世這下有些坐不住了,奇維塔韋基亞港是距離羅馬城最近的港口,也是最為繁榮的港口,若是失去這座港口羅馬城將會損失很多利益。

    書客居閱讀網址:



          無敵龍中文網歡迎您來,歡迎您再來,記住我們http://www.wudiun.com,注冊會員

尊龙d88用现备用 - d88尊龙用现金娱乐一下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