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一二一五章 部落第二人(二合一)

    部落里第一個指南針出現之后,接下來的事情就變得簡單多了。

    依葫蘆畫瓢之下,漸漸的就又有了新的指南針出來。

    并且,這些新出來的指南針,還逐漸在原來的基礎之上,進行了改進。

    變得更加的完善。

    而韓成也將貿易隊的人,以及那些在船廠的河面上,駕駛著帆船來回騰挪的水手們召集了過來。

    專門教授這些人如何辨認與使用指南針,如何依托指南針來辨別方向。

    在教授這些事情的時候,還特意專門再一次的強調了上北下南左西右東這個類似口訣一樣的東西。

    當然,在強調這些東西的時候,韓成也再一次的讓人給這些人教授了一番左右。

    雖然老早的時候,韓成就已經在部落里給出左右的概念、并經常教部落里的人辨認這兩個方向,但這樣長的時間下來之后,部落里還是有著不少人分不清楚左右,容易將左右給弄混,尤其是那些在后來的時候,加入到部落之中的那些人。

    但有些時候,有些人也并不是真的分不清楚左右,只是一旦到了嘗試著使用指南針的時候,就容易拎不清楚了。

    這樣的事情一時間是讓韓成既覺得無奈,也覺得頗為好笑。

    畢竟類似的事情他遇到過不少。

    在后世學生開學軍訓、駕校學車的時候,這樣的情況最是容易發生。

    對此他也沒有什么辦法,所能夠做的,也就是讓人多多進行教授和練習,不斷的加固他們的記憶,對他們的記憶進行強化,將分左右訓練成為他們本能一般的存在。

    這些人是部落最先、也是最需要使用的指南針的。

    所以韓成才會將這些人召集起來,最先對他們進行培訓。

    磁石,還是被開發出來了另外一個方面的作用。

    這個作用就是拿著它們在河里面吸鐵砂,然后用鐵砂打造出來一些鐵器。

    青雀部落如今確確實實是有鐵礦的,并且也對鐵礦進行了開發與生產。

    只不過鐵山居住區那里的鐵礦,開發的時間尚短,生產出來的鐵器有限。

    再加上主部落與鐵山居住區之間的距離過遠。

    韓成之前回來,以及大師兄等人前去鐵山居住區那里帶著糧食支援韓成歸來的時候,都是盡可能多的攜帶鐵器了,但所得到的鐵器終究還是有限,主部落這里,還是有些缺鐵器的。

    鐵制工具的好用,部落里的人是有目共睹的。

    而部落里在見到了磁石的特性之后,想起用磁石吸鐵砂,然后再用鐵砂打制鐵器的自然不止有巫一個人。

    于是,不知不覺之間,部落附近就出現了拿著綁在木柄之上的吸鐵石,在河道之中吸鐵砂的人。

    與直接用鐵礦石煉鐵這些相比,先用磁石辛苦的吸附上很多的鐵砂,然后在忍受著鐵砂瘋狂的縮水,最終打造出鐵器來,是顯得麻煩與費力太多。

    不過與韓成最開始的時候,依靠著一些鐵細菌,進行煉制一些鐵器相比,那快的簡直是太多太多了!

    韓成發現了這個事情,又明白了部落眾人的心中所想之后,倒也沒有強制性的將這個事情給禁制了。

    只是將每日吸鐵砂的人做了一個限定而已。

    比如,比較忙的時候,吸鐵砂的人不能夠超過二十個,不怎么忙的時候,不能夠超過五十個。

    其實這樣的限定,又與沒有是沒有多大區別的。

    因為到目前為止,部落里每日吸鐵砂的人數,都還沒有超過二十個。

    在這樣的情況下,自然而然這也是一個皆大歡喜的結局。

    站在一株有些歪脖子的樹下,韓成望著部落里那些人在河中辛苦淘鐵砂的樣子,心中有所觸動。

    一開始在秦嶺的南面找到鐵礦的時候,自己是非常開心的。

    覺得自己部落今后就有源源不斷的鐵器使用了。

    現在看來,自己之前時候的所想,未免有了一些理所當然。

    自己部落確確實實是有鐵礦了,但是自己卻忘記了鐵山居住區與自己部落之間的距離。

    這樣長的距離確確實實是有些過于不方便了。

    若是在這秦嶺的北面也能夠發現一些鐵礦就好了,這樣的話主部落這里,獲取鐵器就方便的太多了……

    靠南的地方溫度回升的總是要快些。

    錦官城這里,已經有著許多的小花開始綻放了。

    有些年前就已經翻耕過的水田,這個時候也開始蓄水了,一些小魚小蝦隨著水流一起進入到了稻田之內。

    不遠處有人拎著桶往已經蓄好水的稻田之中放入一些魚苗……

    草原之上的積雪也已經融化,扒開枯黃的草木,能夠從里面看到一些冒出來的草芽。

    飛馬部落的酋長,站在這里彎腰在地上扒了一會兒,將手松開,把一小根嫩嫩的草莖給放到口中,緩緩的嚼著。

    青草的氣味,隨之在口中彌漫。

    天氣已經變得暖和了啊!

    看來外面覆蓋下來的積雪也已經是融化了。

    那些家伙們,也該離開這個山谷了!

    飛馬部落的酋長轉首朝著的周圍看去,入目的都是牛羊,以及諸多在這里放牧著牛羊馬匹的女人與孩子。

    與冬日里他帶著部落里的人,剛剛來到這個山谷的時候相比,他們部落的人口,再一次的得到了一個飛速的增長。

    人口以及牛羊馬匹這些牲畜,往上增加的不止一倍!

    每每看到這樣的情形,飛馬部落的酋長都是忍不住的滿心歡喜!

    整個人心中的那股子舒坦勁就別提了!

    只不過,這樣的舒坦在持續了一陣兒之后,最終還是會被一些遺憾與惱怒所取代。

    原本按照飛馬部落酋長的心中所想,來到這個山谷之后,他是要帶領著部落里的勇士,將所有來到這個山谷之中躲避寒冷的部落,都給打上一遍,依靠著強硬的手段,將所有的部落都給納入到自己部落之中,讓自己的部落變得更加的強盛的!

    但這個愿望終究是沒有完成。

    因為那些該死的人,也不知道是怎么得到的消息,然后匯集到了一起,共同的來對抗自己部落!

    自己帶著人前去理會了幾次,這些匯集在一起的人,依舊不是自己等人的對手,但終究人數還是太多了。

    自己雖然能夠取勝,但卻不能夠取得大勝,難以真的將他們給擊敗,然后得到諸多的東西。

    飛馬部落的酋長,嘗試了多種辦法之后,也沒有將這種局面給扭轉。

    對于一個一心想要將事情給做成的人來說,這種情況如何不讓人感到惱怒?

    不過現在好了,現在天氣開始逐漸變暖了,這些匯聚在一起的部落也該離開山谷,到外面去生活了。

    離開山谷之后,這些人也就不會再在一起生活,會分開到不同的地方進行放牧。

    這樣一來,就是自己部落的機會所在了!

    這些人合在一起自己拿他們沒有什么辦法,但一旦分開,那自己部落的人,前去攻打他們就跟玩的一樣!

    心里面這樣想著,飛馬部落的酋長,用力狠狠的咀嚼了幾下,將自己口中的那根草莖給嚼碎咽下。

    然后轉身朝著一邊走去……

    飛馬部落酋長的身邊匯集著不少的人,這些人都是手持青銅武器的部落勇士。

    不少人還都在石頭上,就著水對手中的青銅武器進行打磨,以期讓其變得更為的鋒利。

    見到這樣的一幕,不少在周圍進行放牧的人女性原始人與未成年人,都是不由的變得不自然起來。

    她們明白,這些殘暴的家伙們,準備再一次的從部落出發,前去尋找其余部落的人,準備對那些部落的人下手,做殘忍之事!

    對于這些,他們是敢怒而不敢言。

    只能在這里眼睜睜的看著。

    看著這該死的家伙們,騎著馬,拿著那種可怕的武器,前去攻打其余無辜的部落。

    不過,她們沒有辦法,并不代表著其余人沒有辦法。

    很快,一個人就出現在了她們的視野之中。

    這個人身上裹著厚厚的皮毛,整個人都顯得有些臃腫。

    在她身上的皮毛之上,還沾染著不少的泥土。

    這人不是旁誰,正是紅虎部落的巫女!

    如今儼然已經是成為了這飛馬部落之中的二號人物一般的存在!

    說起來也是神奇,就在去年的時候,這紅虎部落的巫女,在飛馬部落之中還是一個俘虜。

    但是現在,不過是過去了一年不到的時間,她就已經是取得了這樣高的地位,可以說是一個很大的奇跡了!

    看到紅虎部落巫女走向殘暴的、正在整理兵刃,不知道是準備殘害哪個部落的飛馬部落酋長等人,這些看到這一幕的女人與孩子心中不由的就升起了一些希冀。

    歷來善良、見不得飛馬部落酋長等人做惡事的紅虎部落巫女,應該是會勸阻這些人少做些惡事的!

    在這些人心中想著的時候,紅虎部落巫女,已經是走到了飛馬部落酋長的身邊,并且開口說話。

    “@¥QW#AW#……”

    紅虎部落的巫女,看著飛馬部落的酋長這樣出聲進行詢問。

    飛馬部落的酋長,聞言便開口將自己的想法說了出來。

    明白了飛馬部落酋長意思的紅虎部落巫女,想了一會兒之后,再度的開口:“WSAE@#3^……”

    紅虎部落的巫女是在告訴飛馬部落的酋長,他這樣的想法或許并不怎么對。

    那些部落,正是因為自己部落才聯合到一起的。

    這個時候天氣轉暖,他們會從山谷之中離開,應該會分開前往他們以前所生活的地方繼續進行生活。

    但,不能夠因此就小看了這些人。

    他們之前的時候知道依靠這樣的辦法來應對飛馬部落的攻擊,現在就未必想不到飛馬部落會在之后,對分開的他們,進行一個個的攻打。

    他們說不定還會匯集在一起。

    當然,按照這些時間以來,紅虎部落巫女對這些生活在草原之上的部落的了解,這些部落在這樣的情況下,就算是有人提議繼續在一起生活,一起抵御飛馬部落,還是會有一些部落執意要離開的。

    當然,前提是在這個時間里,飛馬部落的酋長,不要帶著人前去驚嚇這些人。

    不然的話,這些原本想要分開的部落,見到飛馬部落的人過去之后,受到驚嚇,一定會緊緊與其余的部落生活在一起,不會再做分開獨自前往別的地方進行生活的事情。

    這樣的情況一旦發生,那飛馬部落酋長就需要再一次的面對在這山谷之中一樣的情況,再一次的陷入到僵局之中。

    弄明白了紅虎部落巫女所說話的意思之后,飛馬部落酋長站在這里愣了愣,隨后伸出巴掌在紅虎部落巫女的肩膀上,連著拍打了幾下,同時口中還滿是感慨的說道:“@#WW#”

    飛馬部落的酋長,確確實實是非常的感慨。

    如果不是在這個時候,紅虎部落的巫女過來對自己說出這些話,那自己一定會按照心中的想法,帶著人,對那些部落動手了!

    那到時間真的是弄成了紅虎部落巫女所說的那種局面,可就是真的讓人頭疼了!

    并且,飛馬部落的酋長,經過了一番的思索之后,基本上是已經確定了,倘若自己真的是在這個時候做這樣的事情,那結果十有八九就跟紅虎部落巫女所說的一樣,變得令人頭大!

    自己部落能夠得到這樣的一位女人,實在是太大的幸運啊!

    飛馬部落的酋長,再一次的在心中發出這樣的感慨。

    “@¥@#¥#2……”

    心里面這樣想著,飛馬部落的酋長就開了口。

    意思很是明顯,就是讓這些部落里的勇士,暫時放下手中的武器,過上一段兒時間之后,在進行動手。

    紅虎部落的巫女,又站在這里等待了一會兒,見飛馬部落酋長沒有什么要說的之后,這才從這里離開,朝著一旁走去。

    雖然聽不到剛剛紅虎部落巫女與飛馬部落的酋長都說了什么,但接下來發生的事情,距離這里有著一定距離、一邊放牧一邊留意著這邊上動靜的那些被飛馬部落酋長帶著人給擄掠過來的人,卻是看的一清二楚!



          無敵龍中文網歡迎您來,歡迎您再來,記住我們http://www.wudiun.com,注冊會員

尊龙d88用现备用 - d88尊龙用现金娱乐一下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