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七百八十五章 遍地開花

    床單破了個洞!

    這可是一件非常復雜且關乎到隱私的案件。

    而當事人只有兩個,就是郭淡和楊飛絮。

    郭淡對昨晚得事,非常模糊,他只是依稀記得自己馳聘的英姿,那么楊飛絮便是那唯一的知情者。

    于是郭淡打算將楊飛絮找回來,好好問問她,為什么自己的床單會破了個洞,必須得給他一個解釋。

    “等等!”

    郭淡突然叫住剛剛出得門去的護衛。

    那名護衛又回到廳內,疑惑地看著郭淡。

    郭淡張了張嘴,眉宇間透著掙扎之色,不禁又低頭看了眼手中的紙條,上面只寫著一句話---大恩不言謝。

    “追就不用了。”

    郭淡突然將紙條握緊,道:“你調派一隊人過去協助楊校尉吧。”

    “遵命。”

    那名護衛抱拳一禮,便退了下去。

    郭淡起身來到城墻上,望著已經冉冉升起的朝陽,卻是愁上心頭,心道,飛絮呀飛絮,想不到你比我還要貪心,是任務也不肯放棄,就這種子也想要,我倒是不介意被你上,可你也不動腦子想想,萬一你真的要懷上了,你怎么去執行任務啊!不過...不過你的命運,還由你自己來決定吧。

    其實在衛輝府郭淡提出楊家后代的問題時,楊飛絮就一直為此苦惱著。

    她當然不甘心就此作為人婦,她現在什么功績都沒有,就這樣脫下飛魚服,放下繡春刀,她是決不能接受的。

    而這個計劃,更是加劇了她的這種苦惱。

    這個機會可真是千載難逢得,她肯定是不愿意放棄的,但是楊家也就她一根獨苗,此去暫不知兇險,如果不做些什么,她覺得好像也對不起父親,對不起楊家。

    雖然她父親早早就離開她,但是一直都是她父親在引領著她,她遇到任何問題,常常都會想,如果父親在的話,他會怎么做,但是這一回,她完全不知道如果父親在世,會讓她怎么選擇。

    這兩日對她來說真是度日如年。

    于是她想到這個辦法,一箭雙雕。

    這都是郭淡當初戲言,自己乃是楊飛絮唯一的選擇。

    但是楊飛絮覺得郭淡那番言論,好像挺對得,別得家庭是不可能接受自家女人在外面拋頭露面,唯有郭淡并不介意這些。

    她雖然也做了這一手準備。

    但僅此而已,其實就在昨晚,楊飛絮也并未真正下決定,到底該怎么做,是郭淡決定讓她去執行任務后,她才是鼓起勇氣將媚藥下到酒里面,這里是有沖動的成分。

    因為沒有多少時間讓她去深思熟慮。

    而她這么做,圖得多半是一個心安,雖然昨晚郭淡戰斗力爆棚,但也就一晚而已,鬼知道能否一擊即中,十幾億大軍上去也很有可能會全軍覆沒的,這種幾率是非常大的。

    但如果不這么做,她就無法心安理得地去執行任務。

    故此她才沒有去想到時挺著大肚子怎么執行任務。

    她只求無怨無悔。

    郭淡不禁又是長嘆一聲,嘀咕道:“這到底是什么鬼藥,回味都快淡出鳥來了。要不要再追她回來,多睡幾晚上,這樣會保險一些,以免功敗垂成。”

    當然,這也只是他的一番戲言,雖然這讓他多出一絲牽掛,但是他覺得如果他將楊飛絮給找回來,那楊飛絮估計會恨他一輩子。

    話說回來,每個人都有追求夢想的權力,郭淡也一直在追求自己的夢想,也為此放棄很多,他可也沒有想過所有人的都圍著自己轉,那他過著也累啊。

    接下來兩日,郭淡就在處理一件事,就是計劃如何扶持李旦。

    說到底就是砸錢。

    有錢就有船隊,有錢就有人馬。

    郭淡會暗中出錢支持李旦,并且將來還會給他提供戰船和火炮。

    李旦當然非常開心,這可真是鯉魚躍龍門,有了郭淡的支持,那就是橫著走也不怕,哪個海盜,能有這種財力。

    說得稍微夸張一點,郭淡的財富都可以去與日本整個國家比較。

    雖然日本有銀礦,但是那只是貨幣而已,真正的財富是生產力和生產資料。

    而如今郭淡可已經到了井噴的時期。

    開始爆發了。

    一諾保險的普及就很好的證明這一點。

    在這個通訊不便得時代,想要大規模普及保險幾乎是不可能的。

    整個大明唯有朝廷和郭淡能夠做到。

    這也是為什么郭淡當時強調只承包運河區域,偏遠地帶并不承包,首先當然是偏遠地區沒有那個必要,其次就是郭淡的錢莊、信行已經遍布整個運河區域。

    同時又有五條槍的協助。

    只要郭淡將規則定好,立刻就能普及。

    朝廷都沒有他這效率。

    厚積薄發不過如此啊!

    南京。

    一諾牙行。

    “抱歉,各位真是抱歉,股份已經全部被認購完。”

    寇義來到大堂,朝著一群大富豪拱手言道。

    大地主孫賀天當即起身憤怒道:“我孫賀天都還沒有買,怎么能夠就賣完了?”

    他憤怒是有理由的,他可是一諾牙行的大客戶,同時又是富甲一方的大地主。

    “不錯,七百萬股份啊!可是足足有七萬兩,哪賣得了這么快?”

    “是不是你看到這么多人來買,故意想抬高價錢?”

    ......

    眾人表示非常不滿,同時也充滿著懷疑。

    股份也貨物,他們也就是晚來了小半天,結果就沒了。

    這可是足足有七萬兩啊!

    這鍋寇義可都不敢背呀,要是讓郭淡信了這話,那他會死的很慘的,趕忙解釋道:“哎呦!各位貴賓,如這種事我怎敢欺瞞各位,真得全部賣完了,其實各位只要稍微去打聽一下,就知道我真的沒有說謊,還未開門之前,就已經有不少人在此等候,都是讓他們給買走了。”

    這些富豪們是面面相覷,不禁信得幾分,能夠買股份的人,都肯定不是一般人,他們肯定也都認識的,只要打聽一下就能夠知道哪些人將股份給買走了。

    但你這也太夸張了吧!

    寇義趕忙又道:“各位也先別苦惱,我們牙行最近還要推出另一種商品,喚作一諾保險,有了我們一諾保險,各位再也不用害怕天災了。”

    大家皆是大驚失色。

    這天下竟有如此神物。

    連天災都不用害怕。

    ......

    ......

    當郭淡決定在南京出售股份時,許多大股東都覺得這不可思議呀!

    畢竟一諾牙行的總部是在京城,大部分業務在衛輝府,南京就只有一個分行,人家能買嗎?

    花這么多錢買一張紙,連看得東西都沒有。

    但是他們的擔心顯然是多余得。

    七百萬股份在一個時辰內就被哄搶一空。

    場面比京城要火爆多了。

    其實關于一諾牙行的股份制,早就在南京傳得家喻戶曉,對于股份制創造的神話,江南商人更是如數家珍。

    因為事實就在他們眼前,并且讓他們深有感觸。

    如金玉樓東主周豐,他當初花一萬兩購入牙行的股份,這才幾年,他手中的股份已經幫他賺得十萬兩。

    還有許多以前名不見經傳的京商,就因為當初不小心買了一些股份,后來又用股份套出現金去做買賣,如今都發達了。

    可以這么說,京商完全就是憑借著一諾牙行的股份制,開始與江南商人旗鼓相當。

    江南商人都非常羨慕。

    咱們江南商人竟然被一群京商給趕上了。

    可真是奇恥大辱啊!

    如今可算是輪到他們了。

    畢竟江南的商業氛非常農業,江南商人也是見多識廣,非常容易接受新事物,當他們聽到一諾牙行的股份將在南京出售,立刻就將銀子給準備好了。

    可惜太少了一點,大多數富豪都沒有搶到。

    而同時一諾牙行也借著股份制刷屏之際,推出一諾保險,這立刻又引起極大的轟動。

    要知道江南不僅僅是商業發達,農業也非常發達,僅僅是第二日,各大鄉紳就都跑來一諾牙行詢問詳情,比京城那些鄉紳可是要快多了。

    而南京只是一個縮影,一諾保險在整個運河區域是遍地開花。

    絕大多數人都非常擁護一諾保險。

    大家根本就不擔心,一諾牙行會不守信用,郭淡當初花一百萬兩拯救衛輝府,至今都還在各州府流傳,人家郭淡能貪他們這一點錢嗎?

    但他們并不知道的是,這錢還真是不少。

    哪怕只有五成得人購買一諾保險,可都是一筆巨款,不過大多數都是糧食,不管是地主,還是農夫,都是用糧食去買保險,都可以說幾乎就沒有用銀子買的。

    因為糧食年年都有,這銀子用出去可就沒了。

    再加上各州府必須在今年內將預備倉填滿,郭淡等于在短短時間內,手中就握有大量的糧食。

    這么一來,等于他手中同時握有貨幣、糧食和武器。

    正如他自己所言,現在誰要敢跳,他就敢扁誰。

    另外,這回倒是沒有人暗中給他添亂,各州府都非常配合,因為這是朝廷決定的,保險倉是從預備倉改過來的,還是屬于朝廷制度,只不過暫時承包給郭淡,但是不少人對此有一種患得患失的感覺。

    一諾保險出現之后,基本上這天災跟他們這些官員沒有關系。

    要知道天災發生時,里面可是大有油水啊!

    許多官員,大地主,就是依靠天災發橫財的。

    但是歸德府的事,令他們又有一些心有余悸,當時可是許多官員都被抄家,而且朝廷最近不斷發出風來,要完善賑災制度,他們覺得作為一個臨時方案,倒也不錯。

    反正目前朝廷也抓得嚴。

    就算發生天災,他們可能也不太敢頂風作案。

    ......

    京城。

    “夫君,你回來了,那邊的事......!”

    寇涴紗話還沒有說完,就被剛剛回到家的郭淡一把給抱住,似乎還聽到抽泣聲。

    “夫君,你這是怎么呢?”

    寇涴紗有些嚇到。

    “夫人,我...我被人睡了。”

    郭淡哭訴道。



          無敵龍中文網歡迎您來,歡迎您再來,記住我們http://www.wudiun.com,注冊會員

尊龙d88用现备用 - d88尊龙用现金娱乐一下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