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 破天荒 378【喜峰口】

    皇帝離京的第二天,才被朝中大臣發現,追趕已經來不及了。

    以楊廷和、梁儲為首的清流,立即奏疏勸諫,請求皇帝以國事為重,盡快趕回京城坐鎮。

    而靳貴、楊一清、陸完、王瓊、李遜學等大臣,在發出奏疏的同時,居然約好了跑來請王淵去邊疆。他們覺得王淵知兵且深受寵信,或許可以勸皇帝回來,就算不回來也能保證皇帝安全。

    “我已經告假回貴州完婚,明天就走。”王淵說。

    楊一清生氣道:“王侍郎,究竟是陛下重要,還是你結婚重要?”

    王淵笑答:“陛下定然平安,在這種關鍵時候,朵顏三衛怎會招惹大明?江彬也不是傻子,他正是看出這點,才敢慫恿陛下前往喜峰口。”

    “不怕一萬,就怕萬一。”陸完插話道。

    陸完這個吏部尚書,已經徹底跟清流決裂,甚至得罪了許多并非楊廷和派系的文官。一旦皇帝出事,陸完那是真的要完,楊廷和隨便安個罪名就能把他弄死。

    因此,陸完絕對忠于皇帝,即便他曾經幫寧王恢復衛隊——請求恢復寧王衛隊,便是陸完寫的奏疏,楊廷和依據這份奏疏來擬票頒圣旨。

    歷史上,楊廷和把臟水全潑在陸完身上,借此把自己從謀反案摘出。陸完被楊廷和流放到福建,在福建靖海衛郁郁而終,連他的九十老母都沒放過,直接關死在監獄里。

    陸完那邊把話說完,王瓊也跟著說道:“請王侍郎以國事為重,萬勿推辭!”

    王瓊身為兵部尚書,這幾個月也沒閑著,忙于平定京畿賊亂,已經滅了好幾窩山匪馬賊。

    靳貴突然站起來,對著王淵端正作揖:“請王侍郎到喜峰口走一趟!”

    李遜學也跟著起身作揖:“拜托王侍郎了!”

    眾人紛紛作揖請求,在場的要么屬于帝黨,要么跟清流關系很差,他們是最怕皇帝出意外的。便是矛盾極深的楊一清和陸完,也暫時放下爭斗,聯合起來共同抵御楊廷和。

    眼前有兩個閣臣,一個吏部尚書,一個兵部尚書,一個禮部尚書。論實力能把首輔楊廷和架空,但他們也就現在稍微團結,等皇帝回來必定互相攻擊。

    而且,楊廷和掌控了六科,正在利用六科壓制六部。

    一堆重臣集體給自己作揖,王淵哪還能拒絕?只能推遲回鄉,當天便騎馬直奔喜峰口,順便把正在武學讀書的袁達也叫上。

    從北京到喜峰口,也就七八百里,王淵騎快馬數日即達。

    朱厚照身邊大概有兩千輕騎,全都是薊鎮騎兵。他這次走得很急,連豹房重騎都沒帶,京營士卒更是一個也沒有。

    朱厚照剛從草原打獵回來,今天不僅獵到兔子,還獵到一只梅花鹿。他心情舒暢,笑問道:“二郎怎么來了,你不是要回貴州結婚嗎?”

    王淵嘆息道:“唉,滿朝大臣,皆讓臣來護駕。臣自然知道陛下沒有危險,可眾臣的面子卻抹不過。”

    朱厚照埋怨道:“這幫大頭巾,就是多事兒!”

    王淵問道:“朵顏三衛可曾送質子來?”

    朱厚照笑道:“這幾日,朕在關外(喜峰口外)打獵,有蒙古人遠遠窺視,估計都是朵顏三衛派來打探消息的。朕還打出了黃龍旗,故意嚇唬他們。”

    不得不說,這皇帝膽子真大!

    喜峰口的全稱叫“喜峰口關”,乃是大明重要邊關之一。皇帝御駕邊關,已經把群臣嚇破膽,居然還敢打出黃龍旗,出關跑去草原上打獵。

    朱厚照把王淵帶到自己帳中,又叫來江彬和許泰,指著一副地圖說:“朕親自出關查看,又詢問了許多將士,心中又有新的想法。欲收復大寧城,必須先收寬河。寬河、大寧若復,又可收回開平,最終目標是收復全寧!”

    大寧,即后世內蒙古的寧城;寬河,在承德東南部,即后世寬城;開平,即錫林格勒多倫縣的上都城;全寧,即后世內蒙古翁牛特旗。

    這四座城池,朱元璋時都歸大明所有,而且設置衛所和驛站,由漢人軍隊駐防。

    朱棣想跟朱允炆干仗,又苦于兵力不足,就跑去這些地方“征兵”。

    這些漢軍,老家皆在南方,思鄉心切之下,紛紛跟著朱棣南下打仗。特別是大寧城,直接被朱棣搬空了,除了初代寧王的直屬衛隊,其余漢軍跑得一個不剩。

    于是,朵顏三衛不斷南遷。

    先是非法占據全寧城,接著再占據大寧城,然后又占領寬河城。最后因為難以運輸糧草,逼得大明廢棄開平衛,把開平城也扔給朵顏三衛。

    大明官員說,把大寧衛賞賜給朵顏三衛,那都是在幫朱棣遮掩而已。

    這些城池,都是大明的,被朵顏三衛非法侵占至今!

    不過嘛,對于朵顏三衛來說,有得就必有失。他們占據諸多城池之后,本部直接從游牧變成駐牧。若有一天王淵率軍出征,不怕在草原上找不到敵人,因為城池無法打包帶走,直接帶兵去攻城便可。

    王淵提醒道:“陛下若想打仗,至少還得等三年。河北之民苦于征糧和徭役,已經破家無數,紛起做了盜賊。若再開戰,恐復有劉六劉七之徒。”

    “糧食,糧食啊!”朱厚照頭疼不已。

    這次京城抄家,抄的全是寵臣,收獲可謂巨大,直接弄來三百多萬兩銀子,另有房產、店鋪和田地無數。但糧食不夠啊,那玩意兒是地里長出來的,總不能讓士兵吃水煮銀子打仗。

    王淵突然說:“請陛下屏退左右。”

    朱厚照揮手對身邊的太監和邊將說:“你等且先退下。”

    張永這回沒跟來,留在京城掌管司禮監。

    江彬、許泰等人退下,離開之前瞧了王淵一眼,那眼神里全是羨慕嫉妒恨。

    王淵說:“欲得糧食,便要改革。若陛下沒耐心改革,也有速成之法,保準短期內就能增加無數漕糧。”

    “有何速成之法?”朱厚照高興道。

    王淵說:“大明土地兼并最嚴重的地方,無非南直隸、浙江和江西三省。這次寧王謀反,江西必有無數士紳牽扯其中,何不趁機收回土地,交給流民和無地良民耕種?士紳可以免稅和逃稅,農民卻逃不了,如此不就多出無數糧食嗎?”

    朱厚照踟躇道:“江西出的文官太多,恐怕不好收場。”

    王淵笑道:“早晚都得清理田畝,否則江西匪賊更多。既然如此,為何不抓住寧王謀反的機會呢?謀逆大罪,一旦牽扯進去,還不是任憑宰割。便是把江西士紳殺得血流成河,誰又敢說半個不字?”

    朱厚照仔細考慮許多,突然咬牙道:“那就殺!”



          無敵龍中文網歡迎您來,歡迎您再來,記住我們http://www.wudiun.com,注冊會員

尊龙d88用现备用 - d88尊龙用现金娱乐一下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