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九百零四章:接親

    屋子里很安靜,自來也慢慢的翻閱著明鏡交來的稿子,在他的指點下,明鏡的寫作功底的確提升了不少,至少能讓他看得下去了。

    “雖說還有點瑕疵,但你寫的這個不是拿去收藏的,作為暢銷書足夠了。”自來也合上稿子,滿意的點了點頭。

    “那就好!”明鏡松了口氣,臉上露出了笑容。

    “話說你小子,后天就要結婚了,都準備了好嗎?”自來也端起茶杯,里面居然泡的是枸杞。

    “嗯,到時候記得來喝一杯。”明鏡收拾好稿件邊起身離開了,自來也看著明鏡離去的背影,不禁笑了出來。

    時間過得很快,周六的黎明,外面還是一片漆黑,鞍馬一族和日向一族便是燈火通明,所有人的臉上都洋溢著喜悅的笑容。

    花火昨晚根本就沒離開雛田的房間,當侍女們進來的時候,她也跟著起來了。侍女們分工明確,有的負責打掃衛生,有的負責整理禮服,還有幾個圍在雛田身邊,為她梳妝打扮。

    將雛田的長發挽起,用龜殼梳子束緊。戴上一頂稱為“角隱“的帽子蓋住發髻,這么做是有“蓋住棱角“之意,因為婚前脾氣可能有棱有角,婚后則需要收斂起來,做個溫順的賢妻良母。

    “大小姐,吃點糕點墊墊肚子,一會兒還要去神殿祈愿。”日向麻衣端著一盤紅豆糕,放在雛田面前。

    “好。”雛田應了一聲,她不敢亂動,幾個化妝師還在給她上妝。花火走了過來,捏起一塊紅豆糕遞到雛田嘴邊。

    “姐姐,啊~”

    看著妹妹搞怪的樣子,雛田無奈的嘆了口氣,然后乖乖的吃了一口。花火眼睛一亮,不敢感嘆道:“我好像知道為什么姐夫這么喜歡姐姐了!”

    “大小姐這么漂亮,誰不喜歡。”日向麻衣笑瞇瞇的說道。

    “你們兩個啊...”雛田不能動,便指揮道:“花火,給我喝一點水吧!”

    “少喝一點哦!”花火趕緊端來一杯純凈水,杯子里插著吸管。

    “知道啦!”雛田應了一聲,小口小口的喝了起來。

    這時,六名侍女推著小車走了進來,花火跑過去好奇的問道:“這是什么啊?”

    “這是大小姐今天的禮服,是明鏡先生親自設計的。”一名鞍馬一族的侍女微笑著解釋道。

    “這個裙擺和頭紗嗎?”花火看著兩個侍女配合,將裙擺攤開在房間里,這才發現裙擺居然長達數十米。她上去摸了摸,光是靠著滑嫩的手感就知道,一定價值不菲。

    另外兩名侍女將禮服掛起,站遠了看,只覺得這套禮服設計簡約風格,走進了仔細看才會發現,禮服上是有花紋的,而且花紋都是鉑金勾勒而出,燈光一照便是白光瑩瑩,仿佛將光穿在身上一般。

    “好好看啊!”花火羨慕的撫摸著禮服上的紋路,有些疑惑的問道:“這是鳳凰吧?”

    “是呢!這個叫‘龍鳳呈祥’,寓意恩愛相隨、怡合百年。”侍女一邊整理,一邊微笑著解釋道。

    “不愧是姐夫,大氣!”花火放下禮服,看到自家姐姐已經化好妝了,趕緊走過來端詳一番,滿意的說道:“姐姐,你真的好漂亮啊!我都舍不得你嫁出去了。”

    “花火小姐,今天可不能這樣說哦!”日向麻衣指正道。

    “誰叫姐姐這么漂亮呢!”花火抱住雛田,腦袋在雛田胸口摩擦了幾下。不愧是姐姐,果然宏偉。

    “花火現在就很漂亮啦!”雛田拍了拍花火的肩膀,微笑著說道。

    一名侍女托著托盤走了過來,輕聲提醒道:“大小姐,該換衣服了。”

    “花火小姐,我們先出去吧!”日向麻衣拉著花火走出房間,只留下兩名侍女在房間內,幫助雛田換衣服。

    耗費了將近一個小時,時間已經來到了早上七點,雛田終于打扮好了。她在兩位侍女的攙扶下,從房間走了出來。清晨的朝陽灑在她身上,整個人白光粼粼,仿佛從畫里面走了出來的一般。

    兩名巫女雙手提著香籠,微微鞠躬的站在門口,等到雛田走出來后,兩人一左一右走在前方引路。香籠中青煙漫出,猶如兩條若隱若現的絲帶,護送著眾人。

    日向日足和日向日差坐在大廳里,除兩人之外,日向一族的重要人物都到場了。眾人手邊放著一杯茶,各個都閉目養神,一副天塌不驚的模樣。

    此時,明鏡正站在一面鏡子前,很滿意今天的打扮,他又不是正兒八經的原住民,婚禮自然不會按部就班的搞。于是在他的要求下,這場婚禮結合了兩個世界的習俗。雖說繁瑣了一點,但這畢竟是明鏡第一次結婚啊!繁瑣一點挺好的。關鍵是雛田也沒有反對,真是善良溫柔的老婆啊!

    “少爺,時辰到了!”青巖走到房間外面,開口提醒道。“我知道了!”明鏡點了點頭,打開房門走了出來。外面站著的就是今天的接親隊伍,全部都是鞍馬一族的精英。這些人放出去,打個砂隱村綽綽有余了。

    “恭喜少爺,新婚快樂!百年好合,早生貴子!”眾人看到穿戴整齊的明鏡,笑嘻嘻的祝賀道。

    “今天,辛苦各位了。”明鏡微笑著說道,早生貴子的什么的,再早也還要等兩年才行。

    “老哥,你今天超帥啊!”八云從人群中鉆了出來,看著光鮮亮麗的明鏡,忍不住贊嘆道。

    “你今天也很漂亮啊!”明鏡今天穿的是漢服,黑底紅紋,整個人看上去莊重而威嚴。他摸了摸八云的長發,笑瞇瞇的夸了一句。

    “少爺,馬車已經在門口,您該出發了。”青巖算了算時間,再次開口提醒道。

    “走吧!”明鏡點了點頭,率先走了出去,身后的眾人慢慢聚攏,男的帥氣女的漂亮,氣勢就這么莫名其妙的起來了!不知道還以為這群人是去搶親的。

    鞍馬浩二站在家族大廳里等待著,看到明鏡帶著一幫家族的后起之秀走了過來,笑得牙槽都露出來了,忍不住向周圍的人炫耀起來:“看看,這就是我鞍馬一族的精英啊!”

    “器宇軒昂、龍行虎步,不愧是精英!”賓客們很給面子,各個口舌生蓮,怎么好聽怎么說,讓鞍馬浩二更加高興了。他站了起來走到門口,不等明鏡說話,就大手一揮喊道:“去吧!將鞍馬一族未來的族長夫人迎回來!”

    “是!絕對完成任務!”明鏡身后的眾人興奮的喊道,這下更像是搶親的了。

    “出發!”鞍馬浩二氣場滿滿的吼道。

    “是!”眾人齊吼,然后簇擁著明鏡就往外沖。還好門外的神官們比較靠譜,控制著馬車的速度,緩緩的朝著日向一族駐地駛去。而從鞍馬一族駐地到日向一族駐地這段道路的兩旁,早早的就用紅彩帶連起,每隔二十米就一朵采花。出了門前的那片竹林之后,道路兩旁站滿了行人,看到車隊出現便歡呼了起來。

    “把糖果和糕點撒出去吧!這么早就來了,可別餓著了。”明鏡坐在馬車中,沖著行人招了招手,對走在他旁邊的青巖說道。

    青巖點了點頭,立刻吩咐了下去。下一刻,近百名少年從隊伍后方跑了出來,朝著兩邊的行人開始撒糖果和糕點。

    “我搶到了!是果糖啊!”

    “我也搶到啦!棉花糖?”

    “哈哈哈...是種花料理店的綠豆糕,賺了賺了!”

    “這是酒心糖,拿回家給小女吃。”

    兩邊的行人伸手接住了糖果糕點,就像抽獎一般,接到了自己喜歡的或者稀有的便高興的收起來然后繼續接,而接到一般的則立馬吃掉,將希望寄托在下一次。

    “真是大方啊!光是這一路撒的糖果糕點,就是一筆巨款了吧!”一些外來人看著迎親隊伍走過,一邊吃著接到糖果,一邊感嘆的說道。

    身邊的村民則倍感自豪的說道:“畢竟兩邊都是豪門啊!而且還是兩個豪門第一次聯婚,這種情況可以說是百年難遇了。”

    “倒也是!”

    隨著隊伍緩慢的前行,終究在規定的時間內到達了日向一族駐地。明鏡在眾人的簇擁下拜見了日向日足,得到許可之后,在巫女的帶領下,一人前往了雛田所在的日向神社。

    木葉村的大家族都會駐地之中建立一個屬于自家的神社,比如宇智波一族、千手一族、日向一族,之前鞍馬一族也有自己的神社,只是家道中落,養不起神社才遺棄的。直到明鏡騰空出世,帶領鞍馬一族重返豪門,鞍馬浩二才重新開啟神社。

    家族的神社中,除了供奉一位神靈之外,還供奉著家族犧牲的人。神社的主要作用便是祈福,出征之前祈個福、過年過節祈個福、大事件發生的時候祈個福等等。像這種長女出嫁的事情,自然免不了祈福的。而且為了避嫌,神社內的神官都得在外面帶著,一切事宜由巫女主持。明鏡由兩名巫女帶領著走進了日向神社,這還是他第一次來這里,發現神社里環境還不錯,穿過鳥居之后,就看到了一個湖泊,湖中心的小島上就是神社了。

    走上木橋,明鏡有些意外的看著前方擋路的白色大鳥,這東西好像叫鵜鶘吧?

    “話說鵜鶘能長這么大嗎?”明鏡看著攔路的大鳥,有些驚訝的說道,他還是第一次見到活著的鵜鶘呢!

    “少說廢話!小子,給我聽好了!”大鵜鶘翅膀一張,翅展居然超過了十米,站起來的身高將近三米了。大鳥的陰影籠罩著明鏡,它氣焰囂張的說道:“此湖是我家,此橋是我搭!要想從此過,留下過橋錢!”

    “這么大,不知道味道怎么樣?我還沒吃過鵜鶘呢!”明鏡打量著對面的巨鳥,一臉認真的說道。

    “卷羽大人,請不要開玩笑了。”巫女趕緊開口解釋道:“這位是明鏡大人,是來迎娶雛田大小姐的。”

    “嗯?這家伙沒有白眼啊!”名叫卷羽的大鵜鶘認真看了看明鏡,有些疑惑的說道。

    “明鏡大人是鞍馬一族的。”巫女繼續解釋道。

    大鵜鶘整只鳥瞬間石化了,接著它就轉過身去,一只爪子在橋上抓得木板“滋滋”作響:“日向女外嫁了,卻沒人告訴我,你們果然沒有把我放在眼里了...”

    “卷羽大人...”巫女訕笑著,不知道該怎么安慰這只大鳥了。

    “喂,傻鳥,別擋路了,耽誤了我的吉時,真的會烤了你哦!”明鏡笑瞇瞇的說道。

    “明鏡大人...”巫女無奈的看了一眼明鏡,兩邊都不是她這個小人物能得罪的啊!

    “小子!想娶日向女可沒那么簡單!”卷羽鵜鶘猛地轉過身來,用翅尖指著明鏡喊道:“聽清楚了,你想過橋,費用要翻倍!翻十倍...不對,翻五十倍!”

    “好啊!”明鏡淡定的點了點頭。

    “嘿嘿..討價還價是沒有用...什么?!”卷羽鵜鶘動作一頓,驚訝的看著明鏡。

    “我說,好啊!”明鏡笑瞇瞇的重復道。

    “我我我我要一千條魚!”卷羽鵜鶘吼道。

    “我可以在這個湖里放養五千條魚。”明鏡說道。

    “大佬請過,您慢點走,這橋年久失修,有點地方踩起來不是很舒服。”卷羽鵜鶘瞬間讓開道路,雙翅像人手一般,做出‘請’的動作。明鏡身邊的兩個巫女看到這一幕,都恨不得跳進湖里去。幾千條魚就把大小姐給賣了,不愧是日向一族世代相傳的神社守護通靈獸啊!

    兩名巫女站在神社外等著,明鏡獨自走了進去,看到雛田穿著明鏡設計的白無垢跪在一座神像前。

    雛田回頭看著明鏡,露出了溫柔的笑容:“明鏡哥哥,你來啦!”

    “嗯,來接你了。”明鏡走了過去,卻沒有下跪,在他看來,這個世界可沒有哪個神能承受得住他的跪拜。“這是木花之佐久夜比買,”雛田并不在意明鏡的舉動,她溫柔的解釋道:“木花之佐久夜比買是日向一族世代供奉的神靈,象征著生命脆弱與美麗,也是櫻花之神。”

    “原來如此。”明鏡點了點頭,他還真有點搞不清這個世界的神話體系。畢竟輝夜姬都是活的,指不定這些神靈就是某個強大的忍者之類的。

    雛田看著明鏡,鼓起勇氣問道:“如果,櫻花掉落的速度是每秒五厘米,那么兩顆心需要多久才能靠近?”

    明鏡一愣,這個問題有點耳熟啊!他想了想,認真的說道:“兩情長久,朝朝暮暮。”

    雛田站了起來,可能是跪久了,動作有些踉蹌。明鏡眼疾手快,立刻扶住了雛田。

    雛田酥紅著臉,仰頭看著明鏡說道:“神臺上有個冊子,明鏡哥哥也要寫的。”

    明鏡放開雛田,拿起冊子一看,是日向一族的祈福冊,也可以認為是丈夫對妻子的承諾,這東西要供奉在神靈面前的。明鏡想了想,提筆寫道:‘無論海角與天涯,大抵心安即為家。’

    雛田溫柔的看著明鏡,等到墨干便把祈福冊收進了懷里。明鏡一愣,有些疑惑的問道:“不是放在神社里嗎?”

    雛田有些羞澀的說道:“我是外嫁呀!當然要隨身攜帶著了。”

    “有道理!”明鏡笑了笑,牽著雛田的手往外走去。

    “大佬慢走,記得我的魚啊!”卷羽鵜鶘在湖里劃水,看到明鏡拉著雛田準備離開,立馬游了過來喊道。

    “放心吧!”明鏡擺了擺手,感覺這只通靈獸還挺有趣的。雛田則疑惑的看了一眼一人一鳥,不知道他們什么時候關系這么好了。

    走出神社,兩名巫女微微鞠躬,然后提起香籠走在了兩人前方引路。走出鳥居的時候,雛田展開了折扇,擋住自己的半張臉,只留下純白的眼睛在外面。

    兩人緩緩走出,拜別日向日足和日向家的眾人之后,登上了前往鞍馬一族駐地的馬車。

    周圍的人們笑容不斷,各種祝福歡呼一直沒有停下。兩人登上馬車坐定,馬車啟動的瞬間,晴朗的天空落下一層層絢麗多彩的霞光。

    “這、這是天降祥光!”日向日足看到這一幕,震驚的說道。

    “還沒完!”日向日差低頭看著地面,只見一朵朵淡金色半透明的蓮花從地底涌出,接著緩緩綻開。

    “天降祥光,地涌金蓮!”青巖也有些不可思議的說道,雖然知道自家少爺牛逼,但這也太牛逼了!什么天之驕子根本不足以形容自家少爺了。

    祥光猶如雨露,落在眾人的身上,眾人只覺得渾身一陣清涼,仿佛疲勞都被消除了一般。金蓮綻開,淡淡的清香彌漫開來,聞一聞就感覺神清氣爽!

    “這才是神跡吧!”日向日足看著遠去的馬車,感嘆的說道。

    “伯父、父親,這個天降祥光地涌金蓮的范圍,似乎出乎意料的廣啊!”寧次開啟白眼觀察了一陣說道:“我看不到邊際。”

    “難道說...是全世界分享這個福利?”日向日差猜測道。

    “恐怕是了!”日向日足笑了笑,這等祥瑞必然會載入史冊,日向一族也會跟著流傳千古了。



          無敵龍中文網歡迎您來,歡迎您再來,記住我們http://www.wudiun.com,注冊會員

尊龙d88用现备用 - d88尊龙用现金娱乐一下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