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卷 第二百五十九章 談判(上)

    盧法斯的表情十分復雜。顯然,他曾經料想到的場景,并**真的發生在現實當中。

    他敏銳地感覺到眼前的少*似乎出現了一個復雜的情緒波動。但是還沒等到他想好這意味著什么,兩人就已經不知不覺間來到了位于貴族聯軍旗艦上的外層甲板上。一旁跟隨者的凱恩公和一眾貴族軍將領們面面相覷,顯然他們不知道眼前的情況該如何處理。特別是凱恩公,他本身并無對于突發**的處理能力,對此類事情的處理基本上全仰仗盧法斯的智慧。然而此時此刻就連盧法斯似乎都處于宕機狀態了——那么凱恩公本人,就更不知道眼前的事情該如何處理了。

    他看了一眼周圍的軍官們——他們當中多是奧蕾莉亞將軍這些*一手提拔,并且盡數帶在身邊悉心培養的。不過就算是他們,此時此刻也**太多辦法,只是看著少*和盧法斯總督兩人站定,分別抽出手中的武器。

    海利加看了一眼盧法斯,隨后示意對方先攻過來。盧法斯似乎是想通了什么,隨后深吸一口氣,朝著少*沖了過去。

    要說劍術,盧法斯確實也算得上是造詣了得。更何況一直以來,盧法斯所做的都是幫助自己的父親赫爾穆特處理領地內的文書工作,難免疏忽了武道上的鍛煉。即便如此,當海利加第一次用劍擋住盧法斯的戰擊時,他能明顯地感覺到,至少不論是莎拉教官還是瓦塞克·金,在戰斗能力上似乎都要隱約弱于這位看起來文縐縐的青*。

    “這家伙。。。。。。看起來距離下一層次的力量僅差臨門一腳啊。”海利加暗自尋思——他看了一眼一擊不成,立刻后退拉開距離的盧法斯。

    “這可真是。。。。。。”似乎是從剛才的壓力中恢復了過來——此時的盧法斯恢復了他一直以來瀟灑的姿態,“雖然之前很難看出。。。。。。”

    “這不能怪你,畢竟這不是一般意義上的力量。”海利加撇了撇嘴,他知道盧法斯想說什么——自己的實力看上去并**那么好判斷,除非自己刻意散發出一定的氣場來給周圍的人施加壓力,否則在絕大多數人看來,自己也只是個普通的路過的少*罷了。只有在交手的那一瞬間,盧法斯才能感覺得到眼前的人隨意的一次格擋體現出的力道究竟有多么深厚。

    “既然如此。。。。。。多余的試探恐怕也不必了。”盧法斯心下了然,旋即放棄了一切后手,直直地朝著海利加沖了過來——當一位武者這么做的時候,大多數情況下意味著孤注一擲。然而在這看起來像是切磋的過程中,盧法斯依然也這么做了,這其實意味著——

    海利加輕輕揮劍,將盧法斯這一次突擊直接彈開到好幾步之外,隨后輕輕丟出一把冰錐。當然,比起在和獵兵戰斗時那些殺人的嚴寒,這次的攻擊就顯得收斂多了。盧法斯一陣操作,躲過了這一波彈幕攻擊,然而那些與他擦身而過的嚴寒也讓盧法斯徹底地感受到了一把什么叫做冬天——雖然現在正處于冬季,但是一來拉馬爾州氣候溫和,即便是冬天也并不寒冷難熬,二是這艘旗艦「帕坦古艾」號上自然而然地加裝了導力溫度調節系統,使得凱恩公盡可能地舒適——總之,寒冷似乎并不應該是這艘船上的人應該感受到的東西。

    海利加示意盧法斯繼續朝自己進攻——他倒是**怎么出手的意思。此時此刻,剛才那股不知從而來的戾氣也差不多消失不見,顯然盧法斯也注意到了這一點。兩人保持著一定的默契,維持著適度的攻防;而一旁觀察到這一點的凱恩公和一眾軍官們也都暗自松了口氣。

    最終,這場突如其來的切磋以海利加一劍拍飛盧法斯手中的佩劍而結束。不過,無論是輸者還是贏家,似乎都對這場對決的結果不怎么在乎。至于凱恩公,在察覺到那股微妙的氣氛似乎已經消失了,就逐漸地又變回了他原本的性格,以至于當兩人分出勝負之后,他站在那里,大笑出聲。

    “精彩。。。。。。”他拍著手笑道,“盧法斯卿的劍術,沃雷斯準將和奧蕾莉亞閣下都稱贊過,你能夠如此輕松地應對,自然說明了——你的實力,更在盧法斯卿之上啊。”

    “雕蟲小技。。。。。。總參謀閣下承讓了。”海利加輕輕地說道,應付了下凱恩公的稱贊,隨后將目光看向似乎正在想什么事的盧法斯,“總督閣下剛剛從外面辦事回來,恐怕身體還沒調整到最佳狀態,就被我拉來這里切磋一番,想必不能發揮真正的實力。”

    “即便是*全狀態,恐怕也難以應付這般堅如磐石的攻勢吧。”盧法斯也恢復了此前風度翩翩的模樣,“如此,也無法再懷疑他戰勝奧蕾莉亞將軍的事實。”

    兩人一番客套后,又隨著凱恩公回到了船艙內。閑談過后,凱恩公似乎也看出海利加有什么話想和盧法斯單獨談談——或許是想要為他在克魯琴州做出的事情,同盧法斯進行一下商談?凱恩公這樣想著。他把求助的目光看向盧法斯這位他信任的總參謀長,得到后者肯定的眼神作為答復后,便放下心來,隨便找了個借口離開了。

    此時,偌大的會議室中僅有海利加和盧法斯兩人。他們坐在屬于凱恩公爵主位上旁邊的兩個側手邊,面對面,卻又**看著對方,似乎是各懷心事。最終,還是盧法斯打破了沉默。

    “聽說我的弟弟在你的幫助下,成功彌補了父親的**,穩定住了帝國南部的局勢。就這一點,我想向你致謝。”盧法斯語氣溫和,態度誠懇,似乎此前的劍拔弩張從未發生過,“只是不知克魯琴州如今的局勢如何?”

    “客氣了。。。。。。一切的主意都是尤西斯在拿,我只是提供了必要的幫助,出于同學和貴族同僚的立場。”海利加淡淡地說道,“雖然正規軍很想把裝甲車開進市區里。。。。。。但是最終,他們還是沒這么做。”

    “那就好。。。。。。說實話,對于父親的舉動,我也是異常費解。不過。。。。。。”

    “不過?”海利加看到,盧法斯似乎有什么事情想要說。



          無敵龍中文網歡迎您來,歡迎您再來,記住我們http://www.wudiun.com,注冊會員

尊龙d88用现备用 - d88尊龙用现金娱乐一下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