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1064章 干煸土豆加糖

    今天早上警察又找小龍問過話了,”西村志保收起手機說道,“就是團長的兒子楊小龍,這一次又只有他沒有不在場證明。”

    “等會可以帶我們和雜技團的人認識一下嗎?”高成提議道。

    因為昨天的事情,都還沒來得及和那些雜技團的人見面,連人都不清楚的話,調查只是個笑話。

    法律的確禁止私家偵探,但如果他就這樣看著不管也不可能。

    真相就是真相,并不會受到他的身份影響。

    “久等了,”飯店服務員端來一盤大閘蟹,不好意思道,“干鍋牛肉暫時做不了,幾位要不要換個菜?”

    “那就換成干煸土豆吧。”高成順手看過菜單說道。

    柯南世界的時間有些混亂,但目前的上海是16年,那一年他來過這家飯店,對這里的干煸土豆印象深刻,比起什么上海特色菜更愛吃,也只有這盤菜加糖不怎么奇怪。

    等到服務員離開,西村志保忍不住驚訝道:“原來園子說的是真的啊,城戶君是個語言天才,精通八國語言……”

    “哈?”

    高成疑惑看向園子。

    什么精通八國語言?

    漢語一開始就會,日語是穿越福利,英語是抽卡抽的,其他的,也就會幾句葡萄牙語,韓語、泰語……西八和薩瓦迪卡算不算?

    按照系統標準來看,真正精通的反倒只有英語,可以當老師的那種。

    “好甜,”上菜后園子嘗了一口干煸土豆,眉毛都跟著跳了起來,“不過好好吃,阿成你怎么知道這道菜的?”

    “電視上面有介紹。”高成祭出萬能借口。

    吃完飯已經是下午,外灘和他印象中一樣,還沒到傍晚就人潮擁擠,好在不是什么節假日,還不需要民警官兵來維持秩序。

    因為劇場的案子,原本做好的旅游計劃也沒能實施,吃了頓飯大家就又跟著回了大船。

    “你好你好,”雜技團現在的負責人,藤堂壯介,在西村介紹下正式和高成幾人見面后,熱情地遞出一張名片,“我是楊氏雜技團制作人藤堂壯介,兩位就是名偵探毛利小五郎還有城戶高成吧?居然能夠在上海同時見到兩位,真是太榮幸了……昨天的演出出了點問題,不過下次一定會讓兩位盡興……”

    高成沒有和這些人打交道的意思,靜靜站在后面讓大叔出面。

    這種事情還是大叔比較適合做,好歹年紀大有經驗,而且某些方面看起來比較蠢,容易降低對方的警惕心,不經意間露出馬腳。

    藤堂很快就借口還有工作離開,明顯不太想和偵探接觸太多,不過毛利大叔也沒有在意,盯著雜技團的漂亮女生們根本挪不開眼。

    雖然今天沒有演出,但雜技團幾個主要成員都留在船上沒有離開。

    楊團長的養女楊蕾麗,和園子、小蘭差不多大的女孩,鄰家妹妹般卻又十分早熟,是昨天臨時出演人魚的演員。

    再來是制作雜技團照片集的攝影師幸田裕司,披散著毛線般的長長卷發,穿著黑色背心還有皮褲,整張臉沒什么表情,十足怪人模樣,看起來不好惹的樣子,才見到高成幾人便一聲不響地拍了好幾張照片。

    另外還有舞臺監督,一個叫周良友的老先生,以及一個打雜的年輕人石達民。

    最后見面的是才從公安局回來的楊小龍,一個不怎么會和人打交道脾氣古怪的少年,連招呼也沒打一個就甩著臉色回了自己房間。

    只有這些人是住在船內,要么是西村志保這種沒有自己住所,要么就是周老先生這種因為某種原因留在船上。

    同時這些人也是警方懷疑的對象。

    劇院入口有金屬探測器,因此住在船上的這些人最有可能是殺害楊團長的兇手,而沒有不在場證明又一直和父親爭執的楊小龍是最有嫌疑之人。

    特別是昨天,那名叫作瑪露珍娜的遇害者被殺時,楊小龍又沒有不在場證明。

    如果不是因為一直找不到兇器,警方恐怕會直接逮捕楊小龍。

    團員們對“四蘭”相當忌諱,高成也不打算多問,只是托日本那邊的高木幫忙調查雜技團里的幾個日本人,包括西村志保這個園子的朋友。

    如果身份沒問題的話,應該很快就能有結果。

    劇場舞臺,高成總算有機會仔細進行檢查,在團長養女楊蕾麗帶著參觀雜技團舞臺的時候,圍繞水箱進行查看。

    “這是魚人表演用的水箱,”楊蕾麗介紹道,“我之前也練習過,可是太難了,所以今天第一次演出也不怎么好看……”

    高成站在水箱邊上,腦海中又浮現出案發時畫面。

    水中鮮艷的女浮尸,那種恐怖與美麗并存的一幕,大概當晚所有人都很難忘記,指不定還會夢到鬼之類的。

    當然,在高成眼里只是一個又一個的細節線索。

    從出血情況來看,死亡時間很短。

    雜技團的合影他剛才仔細看過,那名遇害的洋女他在表演時看過,魚人表演前的其中一個節目里,洋女還在邊上表演轉盤子。

    也就是說案件就發生在下場之后,考慮到處理尸體的時間,可能剛下場就遭到了殺害。

    轉盤子之后的節目恰好輪到楊小龍輔助,也是那個時候楊小龍不知道為什么沒有出現,因此遭到警方懷疑。

    高成回想了下昨天的表演。

    楊小龍再次出現是演出穿越圓環節目的時候,和其他人不同,沒有穿鞋子顯得不太自然,之后就是再次消失,直到魚人節目,在臺上出演一個戴面具穿著蓑衣的魚人時才現身。

    如果是真的殺人犯,沒必要表現得這么明顯,不在場證明太巧合了,感覺上像是被真兇利用。

    如果這個楊小龍真要殺人,完全可以私底下隨便找個時間做,更沒理由讓尸體突然出現在舞臺上引發恐慌。

    可以確定兩點,其一,兇手需要利用楊小龍做掩護,干擾警方調查,就好像假借四蘭的詛咒掩飾真實動機,其二,兇手大費周章地讓尸體出現在舞臺上必然有什么目的。

    從結果來看,警察第一時間封鎖現場,然后進行搜查……似乎對兇手并沒有什么好處,尸體越晚被發現越有利才對。

    高成沉思著慢慢比對,腦中閃過外灘劇場海報。

    “蕾麗,”高成轉身問道,“我記得你們海報里還有一頭熊對吧,節目單里也有熊的表演,可是昨天怎么沒有?”

    “這個……”

    “是藤堂先生調換了,”西村志保解釋道,“因為找不到瑪露珍娜,壓軸表演就換成淘氣的節目了,淘氣就是海報里的那頭熊。”

    “調換順序嗎?”

    高成抓住了唯一一點可能。

    演出因為尸體而終止,壓軸的熊因此不用登場演出。

    如果這就是兇手的目的,那么兇手不希望熊登臺演出的原因……

    會暴露兇手?

    “可以帶我去看看淘氣嗎?”高成在楊蕾麗疑惑的目光中感興趣問道。

    雖然還有些地方不清楚,但這次案件他好像又要破解了。

    有太多條線可以幫他找出兇手。



          無敵龍中文網歡迎您來,歡迎您再來,記住我們http://www.wudiun.com,注冊會員

尊龙d88用现备用 - d88尊龙用现金娱乐一下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