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三百二十八章 講個故事

    “我的母親...你連這些都知道嗎?!”

    這一次,黑絕是真的震驚了。

    舍人聳聳肩,“這是什么秘密嗎?至少應該有上億人知道你的計劃吧。”

    上億人!

    前世看過火影的忍術應該是差不多吧?就算是有些沒看過的人,多多少少也都聽說過。

    就在他們交談的時候,外道魔像因為舍人的查克拉注入,已經完成復活,只不過此時復活后的十尾,不只是模樣,狀態也是虛弱得可以。

    典型一副發育不良的模樣。

    “嘛...好了,已經復活了,還是要多虧你們的努力啊,黑絕、帶土。”

    盡管只是剛剛復活的十尾,盡管它內部只是擁有了五只尾獸的全部查克拉,可十尾的力量層次和普通尾獸的力量層次,還是沒有處于同一級別。

    “所以,你也是盯上十尾嗎?”

    “廢話有點多了,黑絕。”舍人表情一變,伸手一揮,十尾的一條尾巴掃向黑絕。

    隨著宇智波斑和千手柱間的戰斗動靜越來越大,這處曉組織的基地也隨之而破碎,十尾龐大體型也終于是得到了解放。

    處于霜之國外的木葉大軍,也感受到了這里的動靜。

    不只是木葉的忍者大軍,后于木葉忍者大軍的其余幾大隱村的忍者部隊也先后趕赴到這里,趕赴到了霜之國外。

    不過他們并沒有直接進入霜之國,只是派遣了幾名偵察型忍者進入霜之國內,觀察霜之國的情況。

    而隨著洞穴被破開,宇智波斑以及千手柱間也跑到了外面戰斗。

    十尾已經復活,只不過并不是完全狀態,甚至距離完全狀態還有很大的差距。

    但越是這樣的十尾,就越是容易被控制。

    趁著洞穴頂部坍塌所產生的巨大動靜,黑絕再次消失不見,悄無聲息地靠近旁邊正試圖準備和舍人搶奪十尾掌控權的長門身旁。

    “長門,我來幫你,搶奪九尾的控制權!”黑絕對長門說道。

    “不可以!”旁邊的小南立刻攔在長門的面前。

    黑絕根本看都不看小南,只是緊緊地看著長門。

    長門看了看站在十尾頭上正在準備徹底接管十尾的舍人,在看著一旁不知道什么時候已經完全陷入了昏迷狀態的彌彥,想到了他們的理想,想到了他們曾經所留下的誓言。

    他們所想要的和平,只是輪回眼的力量還不夠,這十尾是他們的重要依仗。

    重重地點點頭。

    緊接著,黑絕就像是變成了液體狀的東西,好似寄生體一般附著到了長門的身上。

    “就讓我來...教教你,這只眼睛真正的作用是什么...”黑絕緩緩道,從原本焦急的姿態變成緩和的樣子。

    啪——

    長門的雙手合十,全身的查克拉鼓動。

    “你這是...要...”長門愣愣的,這一刻,他感覺自己的身體好像并不是屬于自己的,全身的查克拉調動也不再受他控制,最重要的是,輪回眼也不再受他控制。

    “長門!!!”小南和此時悠悠轉醒的彌彥大吼著。

    長門的身體顫抖著,這個時候他才反應過來想要反抗黑絕的控制,可惜為時已晚。

    從他主動接收黑絕的掌控開始,這一刻他的身體控制權就不再是屬于他的了。

    “盡管經歷了那么多的意外,脫離掌控,不過你的命運從一開始,就已經注定了!”

    隨著他的話音落下,長門身上的查克拉也終于是運轉到了巔峰。

    只是這樣還不夠,哪怕長門是漩渦一族,還是不夠。

    眼看著長門的身體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削弱下去。

    黑絕可不會管長門的身體能不能承受住。

    “外道-輪回天生之術!”

    遠處,正在和穢土轉生后的千手柱間戰斗的宇智波斑,忽然念頭一動,仿佛感覺到了什么。

    “嗯?這個時候開始嗎?時機有些不太對,不過這個時候,要是不開始,也的確是沒有機會了啊...”

    同時,站在十尾頭頂,看著這一幕的舍人不自覺的嘴角微微勾勒出一個弧度。

    “盡管本來不想讓你的命運變成這樣,可惜是你自己做出的選擇,那么就付出相應的代價,發揮出更多的作用吧。”

    舍人雙手結印。

    “通靈之術!”

    許久未曾召喚,一直忙碌著管理整個忍貓通靈族群的小藍出現在他身邊。

    “小藍,把我以前讓你保存的那兩個靈魂,放出來吧。”

    “明白!”

    小藍點點頭,身體驟然膨脹,張開嘴巴,兩團別人所看不見的靈魂從他口中吐出。

    隨后,舍人拿出卷軸,將兩具保存完整的身體也給召喚出來。

    借助著長門所施展的輪回天生之術,舍人運轉輪回眼也勾動了其中一部分能量。

    在兩個靈魂附著到身體他們的身體上后,輪回眼的力量也發揮了作用。

    “他們的身體和靈魂沉寂時間太長了,想要醒過來還需要一段時間,這里也用不到他們,小藍,你先帶他們回去。”

    “好的。”

    小藍點點頭從十尾身上跳下,出現在已經恢復了身體的旗木朔茂以及加藤斷的身旁。

    “嘭”的一聲后,帶著了兩人離開。

    “這樣就大功告成,曾經答應過的事情,現在也已經實現了。”

    舍人看著這一幕,滿意地點點頭,“答應了綱手姐和朔茂大叔的事,搞定了,做人還是要言而有信才行啊。”

    盡管在黑絕的眼皮子底下,偷去了輪回眼的力量。

    不過,他的目標也還是實現了。

    與他們一起復活的,還有...宇智波斑。

    屬于宇智波斑和千手柱間的戰場上,從穢土轉生的宇智波斑身上,驟然騰起大量煙霧。

    宇智波斑低頭看著自己的雙手,感受著胸腔中可似乎緩緩跳動并且逐漸變得有力的心臟,還有身體中緩緩流淌著的鮮血。

    “終于!到了這個時候,這熱血沸騰的感覺!這樣的身體才像話,這才是真正的身體啊!”

    緊接著,宇智波斑眼眶中的輪回眼,好似鏡面一樣緩緩破碎,他的兩只眼睛也閉上了。

    宇智波斑,正式復活!

    “這種感覺...斑,你...做了什么?!”千手柱間看著對面的宇智波斑,給他的感覺完全不一樣。

    輕輕揉了揉自己的手腕,看著處于對面的千手柱間,宇智波斑脫下了對現在的他來說,算是累贅的衣服。

    露出了他胸口處,那慘白的,長得和千手柱間倒是有著幾分相像的臉。

    “盡管和最開始的計劃完全不一樣,不過算了,只要能復活,那么一切都將回歸到我的掌控。

    只是可惜,柱間你沒能復活,以你現在的身體狀態,不會是我的對手了。”

    看著宇智波斑胸膛處,那自己非常熟悉的力量。

    “看來在我不在的這段時間內,你謀劃了很多東西啊,斑。”

    “接下來,就是先獲得你那所謂的仙術查克拉了。”

    說著,宇智波斑一步步的地朝著千手柱間走去,從他的身體中,星星點點地飄出些許藍色查克拉,環繞在他的周身,形成了須佐能乎初始形態。

    “這可不行哦,斑先生!”

    就在這時,驟然間一個身影出現在宇智波斑的面前,干脆利落的一腳,直接將他連同不完全的須佐能乎一腳踹飛。

    嘭——嘭——嘭——

    成型中的須佐能乎跌落在地上,滾動了幾圈才勉強停止。

    來到這里的,正是舍人。

    他還能不知道宇智波斑想做什么嗎?

    盡管他也很想看看,完全得到力量后的宇智波斑能強大到何種程度。

    不過,理智告訴他,這樣會導致后面的事情脫離掌控,就目前而言,所有的事情都還在他的掌控中。

    “第四代...”千手柱間看著出現在自己面前的舍人。

    而舍人在踢飛了宇智波斑后,也轉過身看向他,“不好意思了,柱間大人,你的任務完成了,最后只要將你的力量給我,那你就可以回去休息了。”

    說話間,舍人將手輕輕搭在千手柱間的肩膀上,一股極其濃郁的仙術查克拉從他身上流淌進入舍人體內。

    千手柱間看著他,眼中露出了恍然大悟的神色。

    “原來如此,第四代,你的體內還流淌著我們千手一族的血液嗎。”隨著他的這句話落下,身體化作碎片,緩緩消散。

    不管怎么說,舍人的體內多多少少也有著千手柱間的細胞。

    現在吸收了他的仙術查克拉,力量變得更強。

    他使用穢土轉生,誰都不召喚,就只是復活了千手柱間,可不僅僅只是為了用來阻擋復活后的宇智波斑。

    宇智波斑也是會穢土轉生的,要是他不召喚,為了獲得千手柱間的仙術查克拉,宇智波斑也同樣會召喚他。

    并且,對他來說,千手柱間的仙術查克拉,也同樣是不弱的補品。

    “木葉小鬼。”

    遠處,宇智波斑緩緩站起身,此時他身體外的須佐能乎,已經成型。

    “不好意思啦,斑先生,你想要的東西,好像被我拿走了。”舍人站在地上,看著遠處矗立在外道魔像身體中的宇智波斑。

    自己想要的東西被搶走,宇智波斑的臉色能好看就怪了。

    不過他畢竟是宇智波斑,怎么可能承認這一點。

    “不過就是瓦礫一樣的力量,根本不足為慮。

    倒是你。

    沒想到當初那個就算是在木葉中也生活得那么掙扎的小鬼,居然會成長到這種程度,對我的計劃產生了那么大的影響,這是我所沒有想到的。”

    “嗯。”舍人點點頭,繼續道:“我要搶走的東西,可能比你想象中還要...多得多。”

    話音落下,身體驟然消失。

    “時空間忍術!”

    宇智波斑盡管看不見,不過他的感知能力還是非常強的。

    立刻就將視線轉移到了之前曉組織基地所在的深坑中。

    “還好,當初本來只是以防萬一留下了這個術式,現在倒是幫我節省了不少時間。”舍人出現在小南身旁,自言自語道。

    此時小南正跪在長門的身旁。

    長門畢竟是漩渦一族,體質還是有那么一點作用的,沒有直接死去。

    也正是因為他的堅持,黑絕在控制他的身體施展了輪回天生之術后,并沒有立刻搶走他的輪回眼。

    舍人蹲下身,看著瞪大眼睛,此時還沒能從自己世界和平夢想被打破的痛苦中反應過來的漩渦長門。

    輕輕嘆了一口氣,“我早就說過,這雙眼,對你來說,并不能算是一件好事啊,長門...”

    聽到舍人的聲音,長門回過神,雙眼輕輕一顫,看著此刻蹲在自己身旁的舍人,看著他眼眶中的那只輪回眼。

    “你想做什么?”

    長門還沒開口問,此時附著在他身上的黑絕開口喝道。

    從剛才舍人說出了要讓他自己去問他母親的時候,黑絕就感覺自己的一切仿佛是被看穿了。

    “對了,你自稱是宇智波斑的意志產物,現在他徹底復活,你們兩的感知應該是已經連接在了一起?我說什么,他現在也聽得見吧?

    你確定要我現在把要做什么給講出來嗎?”

    舍人臉上滿是戲謔,似笑非笑地看著黑絕。

    聽到舍人的這句話,遠處正控制著須佐能乎跑過來的宇智波斑卻是略微放緩了腳步。

    “不可能!你怎么可能會知道這些?!就算是...就算是羽衣和羽村也都不知道這些事情!”黑絕知道舍人所說的東西。

    “你現在可是不要動哦,你要是敢隨便動一下,是真的會死的,哪怕你是大筒木輝夜的產物,自詡為是她兒子卻僅僅只是有著她部分意識的產物,黑絕。”

    舍人的感知能力也是全開,只要黑絕敢稍微動一下,他敢保證,黑絕肯定會被他按在地上暴揍。

    舍人與黑絕,對視著。

    轟!!!

    “我說了讓你不要亂動啊!!!會死人的!”

    整個地面層層皸裂。

    “算了,先把這個東西拿到手,免得出現什么意外。”

    說著,舍人伸出手,要不猶豫地直接將長門眼中那僅剩的一只輪回眼拿在了手中。

    這樣一來,不管事情再怎么變,也不會超出他的掌控。

    宇智波斑只要沒有輪回眼,無法真正地使用輪回眼的力量,就不會是他額的對手。

    “盡管老是霸占著別人的眼睛是一件很不地道的事情,不過既然是‘隱村械斗眼睛傳’,自己沒有眼睛的前提下,依靠別人也是沒有辦法的。”

    緊接著,也不管旁邊哭泣著的小南,伸出手用力一扯,就像是扯衣服一樣將黑絕從長門的身上扯了下來。

    “不要跑,走吧,你看看你所謂的那個主人。”

    說著,抓著化作一團黑色不明物質的黑絕了再次出現在十尾的頭頂。

    “斑先生,就你的計劃,我們聊一聊。”

    站在十尾頭頂的舍人,看著遠處的宇智波斑喊了一聲。

    他這絲毫不按常理出牌的方式,別說是黑絕了,就連宇智波斑都被他弄得一愣一愣的。

    不過,眼看著自己的兩只眼睛全都落入了對方的手中,就連黑絕也在對方手中。

    并且他也很在意剛才舍人對黑絕說的話。

    站在須佐能乎內的宇智波斑,面色凝重,“用著別人的力量,你就覺得,能穩贏我了嗎?!我可是,宇智波斑!”

    聽著宇智波斑這毫不掩飾的叫囂,舍人擺擺手,“我說一個故事,你聽我講完,要是我講完了你還能用這種心態跟我講話,我就跟你正面戰斗一場,讓你滿意。”

    宇智波斑沉吟片刻后,“你說。”

    “對了,還有個小家伙,也一起來聽聽吧。”

    說著,舍人隔空一抓,伸手穿過一道扭曲的空間,通過萬花筒寫輪眼,將宇智波帶土拉到了面前。

    “咳咳...”

    此時,宇智波帶土的身體也勉強恢復了些許查克拉。

    “關于,大筒木輝夜,以及他的兩個兒子大筒木羽村,以及大筒木羽衣的故事,還有六道仙人也就是大筒木羽衣和他的兩個兒子阿修羅、因陀羅的故事,你們應該是都了解了一些吧。

    那我就長話短說。

    斑先生你是所謂的因陀羅轉世,也就是因陀羅查克拉的繼承者,而你亦敵亦友的我們木葉的初代火影千手柱間是阿修羅查克拉繼承者,這件事,黑絕也應該是告訴你了,否則你不會知道兩種完全相反的力量結合后,會產生森羅萬象吧。”

    “如果你要講的,都是這些廢話,那我覺沒必要聽下去。”宇智波斑緊皺著眉頭。

    他能清楚地感覺到,舍人的手中以及右眼眼眶中,有著屬于他的力量。

    可這么近的距離,他卻知道不管怎么努力都無法得到。

    “不要著急嘛,你所知道的這些,也都是黑絕想讓你知道的。

    但你不知道,大筒木輝夜其實并不是只有兩個孩子,姑且就算是有三個吧,而我手中,這一團都不能稱之為是人,自詡為你意志產物的東西,其實就是大筒木輝夜的第三個孩子,并不是你的意志產物。”

    緩緩舉起自己手中的那一團翻滾著,不管怎么努力都無法掙脫的黑色物質。

    “不是我的意志產物?”

    “也不知道為什么,那么精明的你,在有些方面卻是那么容易相信別人,黑絕說什么,你就信什么。”舍人沒好氣地翻了一下白眼,盡管宇智波斑可能看不到。

    “黑絕的故事,說起來可就比較長了...”

    舍人將黑絕出存活了上千年,并且怎么蠱惑當初六道仙人兒子中的因陀羅,促使他糾結于力量,和阿修羅以及六道仙人反目成仇,不過最后計劃功虧一簣,在經歷千年后遇到他,并且一步步推動計劃的故事全都講了出來。

    聽得對面的宇智波斑一愣一愣的。

    在他講故事的同時,身下的十尾也在快速成長著。



          無敵龍中文網歡迎您來,歡迎您再來,記住我們http://www.wudiun.com,注冊會員

尊龙d88用现备用 - d88尊龙用现金娱乐一下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