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四百三十九章 游離于木葉之外的人

    輕輕甩了甩切玉上的鮮血,看著倒在地上的這些云忍,宇智波啟輕輕搖了搖頭。

    這些家伙,還真的沒辦法對他造成什么威脅。

    尤其是他在認真的情況下,這些云忍人數就算遠超與他,但是他們也根本沒辦法對自己造成任何的威脅。

    微微嘆了口氣,宇智波啟直接把切玉收回了自己的劍鞘,日向綾這會讓也帶著警衛部的人全部下來了。

    這些警衛部的成員似乎都還沒有回過神來,因為他們到現在都感覺仿佛置身于夢幻。

    太強了,宇智波啟表現的實在太強了。

    一個人面對對方十三個人,居然那么輕描淡寫,甚至整個戰斗過程都還沒有達到三分鐘。

    而這三分鐘內,宇智波啟已經把這些家伙幾乎全部干掉了,只剩下一個土臺慘兮兮的倒在地上。

    這個家伙被宇智波啟留了一條性命,只是中了幻術而已。

    那些家伙雖然聲音很小,小到宇智波啟都沒辦法聽見他們說些什么。

    但是具備寫輪眼的他,幾乎只是看口型就能知道大概意思了。

    只能說這些云忍實在有些倒霉,遇到了宇智波啟這個家伙。

    同樣,這些警衛部的成員現在也顯得有些倒霉。

    他們本來過來是參加戰斗的,花了幾個鐘頭趕路到這里,結果到頭來他們什么都沒做。

    反而看了一場三個鐘的宇智波啟個人秀,最后他們就要去收尸了。

    “他們就是去木葉內部作亂的人呢?”

    日向綾算是警衛部部隊中唯一一個保持著冷靜的的人,她走到宇智波啟身邊疑惑的看了一樣滿地的尸體。

    “該死的,是你太強了還是他們太弱了,你這樣的家伙真容易讓人產生錯誤的判斷。”

    “是嗎?那我還真是抱歉呢。”宇智波啟笑著搖了搖頭。

    “其實他們也還算好,唯一可惜的就是他太克制他們了。或者說,以體術為主要能力的忍者,遇到我都算是被我克制。”

    日向綾聽到這句話有些不太樂意,但是她也沒有去反駁宇智波啟。

    雖然很不爽,但是她也不得不承認宇智波啟這句話的正確性。

    想想看,當初的日向日足和日向日差,這兩位不都被宇智波啟輕輕松松的解決了嗎?

    現在這些云忍人數雖然眾多,但是宇智波啟從來都不是一個害怕人多的家伙。

    恐怕人越多,才越能展現他的實力吧?

    “雖然很不服氣,但是不得不說似乎事實也是如此。”日向綾嘆了口氣,隨后她的目光看向了土臺:“這家伙你怎么處置?他是指揮官嗎?”

    “大概吧,說起來我好像看過他的報告。”宇智波啟摸了摸下巴。

    “名字好像叫土臺,在云隱村也有著一些地位,這個家伙要是直接死在這里雖然也不是不行,但是他可以換取更多的利益,我們也沒有必要拒絕不是嗎?”

    土臺這個家伙,宇智波啟其實已經沒有什么影響了。

    但是通過大蛇丸的描述,以及剛才那個如同球一般的血繼忍術,讓他似乎想起來了。

    這個家伙好像就是原著中,那個保護了鳴人影分身的家伙。

    外加上,這家伙似乎和三代雷影關系異常的親密,甚至訓練過四代火影和八尾人柱力。

    想到這里,宇智波啟基本上不會直接干掉土臺了。

    就和他說的一樣,這個家伙死了雖然不是不行。

    因為他的死,會給云隱的士氣帶來沉重的打擊。

    但是這樣的打擊不過是一次性的,甚至在有經驗和有手段的人手里,他們完全可以利用土臺的死來讓云忍的士氣觸底反彈。

    因此還不如直接帶回木葉,然后通過一些特殊的手法挖掘他內心的秘密。

    最后在考慮,如何用他在木葉和云隱的戰爭中,換取更多的利益。

    站在不同的層面,所考問題的方式也會不同。

    假如是以前,宇智波啟絕對會把這家伙的腦袋割了,或者直接一把火燒了算了。

    即省時又省事。

    但是不行,作為一個上位者他必須要把所有的方方面面都考慮好。

    現在他需要的可不僅僅只是符合他自己的利益,還需要符合他所在同一立場同一陣營的利益。

    在警衛部成員的辛苦之下,他們很快就把十一具尸體給收集歸攏好了,隨后他們就跟著宇智波啟一起回到了木葉村內。

    只是他們回到木葉的時候,已經是午夜十二點。

    簡單的交代了一下情況,宇智波啟就讓所有人解散了。

    現在時間已經太晚了,再加上他們幾乎是執行了一整天的任務,所有人看上去都十分的疲憊。

    哪怕他們并沒有出手,但是也是趕了一天的路啊。

    讓這些家伙把云忍尸體帶會警衛部檢查,同時也囑咐他們一定要看好土臺,不能讓這個家伙出現任何的意外,隨后他就離開了這里。

    好好休息了一個晚上,第二天一大早他就來到了火影的辦公室。

    波風水門早就已經在里面看著文件了,這段時間恐怕最累的人也是他。

    “啟君?”波風水門也有些意外的看著他:“那么早?對了,我聽說你昨天去阻攔那些云忍的入侵者,現在是有什么發現了嗎?”

    “啊,其實昨天已經完成任務了,只不過太晚了所以現在才來匯報。”

    宇智波啟點了點頭:“不過水門隊長,你該不會在這里過夜吧?你這樣,可能小鳴人和玖辛奈上忍會很不滿意的吧?”

    “怎么可能,我是用飛雷神過來的。”波風水門笑著搖了搖頭。

    “辦公室里面有我布置的封印,而且最近可是有不少的好消息傳遞回來。不過,先先說說你的情況吧,你抓到他們了?”

    波風水門一邊說著,一邊把一份報告放倒了宇智波啟的面前。

    不過他卻把這份報告給蓋上了,一臉微笑的看著宇智波啟,顯然想讓宇智波啟先說出自己的情況。

    看得出,他現在的心情似乎還是不錯的,或許是前線有什么好消息了吧?

    雖然沒有把云忍太過放在眼里,但是波風水門依舊有著不少的壓力。

    就比如人員傷亡之類的,都是他需要面對的事情啊。

    。

    “還不錯,算是好消息。”

    看著波風水門這個樣子,宇智波啟也露出了一抹微笑。

    前線到底如何他不了解,不過他知道能讓波風水門露出這樣的狀態,看來應該是有著不錯的進展吧?

    就是不清楚到底是宇智波富岳表現出色,還是猿飛日斬做了些什么了不得事情了。

    宇智波啟自然是希望,宇智波富岳有著超凡的收獲,因為這家伙可是有著永恒萬花筒寫輪眼的。

    “就在昨天,我得到了一份意外的情報。”想到這里,宇智波啟直接開口說道:“情報來源。還請水門隊長見諒,是大蛇丸。”

    “大蛇丸。嗎?”波風水門聽到這個名字明顯楞了一下,不過隨后他就點了點頭。

    “難怪自來也老師找不到,原來他現在在火之國啊,你們之間有聯系嗎?”

    “算不上有聯系,我曾經拜托他幫我尋找一些東西,同樣我會提供自來也大人的行蹤給他。”

    宇智波啟思索了一下,稍微修改了一些地方說出了大蛇丸的存在。

    “他現在可是很頭疼自來也大人的追擊,而且他似乎也沒有回到木葉的想法。不過,如果水門隊長希望我做些什么的話。。”

    “是這樣嗎?”波風水門單手撐著下巴仔細思索了一下,隨后他才開口說道:“先說說看,到底發生了什么吧。”

    看得出,波風水門似乎有些猶豫,這種猶豫宇智波啟似乎能猜得到他的想法。

    不過宇智波啟也不能斷定他到底在想什么,假如和宇智波啟所想的一樣,那么大蛇丸的利用價值可就會大大增強了啊。

    不過,這件事還是需要波風水門做最后的決斷。

    宇智波啟也沒有隱瞞什么,直接把大蛇丸派遣了一條蛇找到自己開始說起,至于他們那部分的交易他也沒有隱瞞。

    波風水門可是見過自己全力施展,因此他也不介意說出這種事情。

    而且這樣的交易才符合大蛇丸的性格,或者說是能比較貼切的營造出,這個家伙‘其實心系木葉’的一種形象。

    反正在波風水門和自來也的心理,大蛇丸不就是這樣一個形象嗎?

    果不其然,在波風水門聽完了宇智波啟的講述后,他不由得陷入了沉默,隨后他就露出了一副哭笑不得的表情。

    “也就是說,那些云忍因為過于小心,所以選擇繞路,結果好巧不巧的裝上在火之國打算完成你委托的大蛇丸?”

    波風水門好笑的問道:“然后大蛇丸就干脆找了個理由把這個情報給你了?”

    “是的,所以。”宇智波啟攤了攤手:“他們一共十三人包括指揮官被我收拾了,而且這個指揮官的身份也非常的有意思。”

    “哦?”波風水門有些好奇:“他們的指揮官是誰?還有,他們那些人你怎么處理的?”

    “除了指揮官外,其他人我都干掉了。”宇智波啟平淡的說道:“至于他們的指揮官,我留了下來,現在應該在警衛部的監獄內被扣押著,那個家伙的名字,叫土臺。”

    土臺?

    聽到這個名字,波風水門頓時有些不可思議的看著宇智波啟,作為火影他怎么可能不知道這個名字代表什么?

    他還真沒想到云隱那邊那么大手筆,居然把這個家伙給派過來了。

    不過如果這個家伙真的進入到了木葉,那么帶來的后果和影響恐怕波風水門都要覺得后怕,所幸這個家伙真的太倒霉了。

    也不知道是情報泄露還是別的什么原因,他根本沒按照預定計劃行動,甚至為此還繞了遠路。

    但是天不遂人愿,他居然倒霉的撞上了大蛇丸。

    有了這條大魚,很多事情都可以變得簡單而清晰。

    波風水門已經開始考慮,怎么在這個家伙身上做文章,并且拿到更多的信息和情報了。

    當然,在此之前還有一件事需要好好處理一下。

    “很好,這家伙我會讓暗部的人送去審訊班。”波風水門思索了一下開口說道:“當然,啟君如果你想親自審訊的話,那么也可以。。”

    “算了吧,我之前審訊了一個家伙,結果他直接死了,我可不想在來一次。”

    宇智波啟果斷來的搖了搖頭:“待會我就讓日差把他送去審訊班吧,這樣也可以讓暗部的人輕松一些。”

    “嗯,也可以。”波風水門點了點頭,不過隨后他的聲音開始壓低了一些:“至于大蛇丸的事情,啟君你怎么看?”

    “我怎么看嗎?”宇智波啟歪了歪頭,隨后才開口說道:“這一點需要看水門隊長的判斷了,不過就我個人而言,我的想法比較偏向讓他保持現在的狀態,游離于木葉之外。”

    宇智波啟的話讓波風水門微微點了點頭,他確實也有類似的考慮,只不過還沒有徹底下定決心。

    但是現在聽宇智波啟似乎也有這樣的打算,那么似乎也證明自己的某些想法,和宇智波啟不謀而合。

    確實,大蛇丸游離在木葉之外,如果他繼續保持著這樣的狀態的話,那么對于木葉來說會是一個極佳的選擇。

    他太危險了,同時他的實力也太強了。

    最關鍵的是,這家伙回木葉到底會造成什么樣的反彈,波風水門也不敢保證。

    他到不擔心大蛇丸回來后,會不會和自己爭奪火影的位置。

    已經在火影位置上待了兩年多的他心理清楚的很,大蛇丸就算回來了基本已經沒有機會了。

    他擔心的只是大蛇丸牽扯出來的事情,是否會讓木葉內部出現各種各樣的問題,畢竟大蛇丸可是真的做過某些實驗。

    不考慮他是否是為了方便自己,哪怕只考慮是聽從命令,他的手也沾染了同村人無辜的鮮血。

    這件事可不會是那么容易就過去的,就算展現自己的大度也不是在這樣的情況下。

    這家伙現在的狀態似乎還心念著木葉,而且他可以幫木葉做很多木葉沒辦法做到的,不好下手之類的事情。

    這樣的存在真的非常的有必要,這可比所謂的根部更加的實際啊。

    “那么,啟君就和大蛇丸保持這樣的聯系吧。”想到這里,波風水門的聲音變得更低了:“不過,啟君你也有一個任務。”

    “我明白的,水門隊長。”宇智波啟微微笑了笑:“我會盯好他,至少我不會讓他對同村人有什么想法,一旦他有什么危險的想法話。。”

    說到這里宇智波啟聽了下來,波風水門也點了點頭,一切盡在不言中。。

    。。



          無敵龍中文網歡迎您來,歡迎您再來,記住我們http://www.wudiun.com,注冊會員

尊龙d88用现备用 - d88尊龙用现金娱乐一下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