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230章 浴室福利

    “有個案子遇到點困難,想請工藤幫忙。”

    林新一保持著冷臉,不慌不忙地回答道。

    “是么”貝爾摩德的表情仍舊平靜。

    她掩飾得非常完美,但在那短暫的沉默后,她的反應卻還是出賣了她的內心:

    “哦,對,我好像聽你提到過那個案子。”

    “這案子是有點棘手,但要是讓偵探插手進來的話,警視廳的面子應該會很不好看吧?”

    說著,貝爾摩德悄然向林新一投去一個暗示的目光:

    “在請名偵探支援的這件事上,我覺得你可以再多考慮一下。”

    “”林新一一陣沉默。

    在和這一陣同貝爾摩德的無聲對視之后,最終,他似乎是選擇了妥協:

    “嗯,說的也是。”

    “那毛利小姐,你暫時也不用幫我聯系工藤了。”

    “如果我確定需要他的力量,會再過來找你的。”

    “哦”毛利蘭訥訥地點了點頭,顯得純摯而無辜:“好林先生你有需要就來找我,我一定會盡力幫忙的。”

    像模像樣地說完了這些臺詞,她又有點不自然地抿住嘴唇。

    看著樣子,她似乎是又想像上次那樣找理由逃跑了。

    但這時候,貝爾摩德似乎比毛利蘭還要想離開:

    “時間也不早了。”

    “毛利小姐,我們以后再見吧!”

    她沖著毛利蘭亮出一個溫和的笑容,緊接著便轉過身去,牽著林新一走了。

    目送著貝爾摩德和林新一消失在走道盡頭,又不放心地等了好一會兒

    毛利蘭這次長長地松了口氣:

    “情況竟然真的和林先生說的一樣——”

    “林先生要主動幫她調查工藤新一的下落,她卻反而不敢調查了。”

    “柯南。”

    她有些在意地對身邊的小不點問道:

    “你覺得,貝爾摩德真的是在保護我們兩個么?”

    “有點像不然的話,她完全沒有理由阻止林新一對我的調查。”

    柯南摩挲著腫得發圓的下巴,細細思量:

    “但是,這也很難解釋得通啊——一個犯罪組織的女殺手,為什么會護著我們兩個高中生?”

    “我覺得這背后可能還要什么隱情”

    “比如說,貝爾摩德出于某種目的,想在瞞著組織的情況下抓住我這個意義不凡的‘特殊實驗體’。”

    他出于理性,猜測著貝爾摩德可能在背后醞釀著的,不可告人的陰謀。

    而從實際角度出發,其實柯南這樣的猜測才更加合理。

    畢竟總不能是自己不經意間用愛感化了罪犯,讓貝爾摩德洗心革面了吧?

    這可不是那些聽完推理就跪地痛哭的普通兇手,而是黑衣組織的核心干部啊!

    柯南這樣理性地思考著。

    但毛利蘭搖了搖頭:

    “不,柯南”

    她回憶著貝爾摩德輕輕撫著她的腦袋,在松原勝面前安慰她時的溫暖眼眸:

    “雖然這樣說沒有根據,但我總覺得”

    “貝爾摩德她是真的在關心我呢。”

    。。

    有富婆的超跑搭載,林新一很快便回到了家。

    兩人一路無話,直到回到家里,關上房門。

    貝爾摩德才悄然轉變目光,頗有些在意地問道:

    “Boy,你為什么要去讓毛利小姐幫忙聯系工藤新一?”

    “我只是想幫忙。”

    林新一冷下臉來,反客為主地問道:

    “工藤現在一定躲在哪里偷偷地調查著組織的情況,我們難道不應該盡快找到他嗎?”

    “他是個聰明的家伙,不趕快把他處理掉,他遲早會做出什么對組織不利的事的。”

    “”貝爾摩德始終保持著沉默。

    她顯然不想多聊這個話題。

    而林新一這種急于為組織鏟除威脅的忠心表現,現在更是令她有些頭疼。

    她都有些擔心,自己會不會一個不留神,就發現工藤新一被自己的好學生給干掉了。

    “不要再輕舉妄動了。”

    貝爾摩德最終還是沒有給出解釋:

    “我跟你說過的——調查工藤新一這件事,一切都聽我指揮。”

    “怎么,你難道不肯聽老師的話了嗎?”

    “不是我不聽話,是老師你的舉動太奇怪了。”林新一針鋒相對:“老師,你到底有什么事瞞著我?”

    “那個工藤新一身上有什么秘密,不能告訴琴酒老大,甚至連我這個學生都不能知道?”

    他更進一步,直接以學生的身份發出質問。

    又是一陣沉默。

    而面對林新一那毫不退縮的質問目光

    貝爾摩德只用了一招,就讓林新一不得不挪開眼睛——

    她突然開始脫衣服。

    而且還不是只脫外套,脫完風衣,連里面的襯衫扣子一起解了。

    “你干嘛?!”林新一有些尷尬地偏過頭去。

    “洗澡。”

    貝爾摩德自顧自地解著扣子。

    “你”林新一:“洗澡干嘛在這里脫衣服?!”

    他倒是不怕見到衤果亻本。

    畢竟,作為醫生,他以前也見過挺多沒穿衣服的家伙。

    但活的,女的,能動的,漂亮的,林新一還真是一次也沒見過。

    而和仍舊對異性保持著羞恥之心的林新一不同,貝爾摩德似乎一點都不避諱這個已經長成大人的男學生:

    “Boy,你在害羞什么?”

    “小時候我還跟你一起洗過澡呢。”

    “老師我的身體,你可早就清清楚楚地看過了~”

    貝爾摩德的笑容里悄然多了一股魅惑,就像是妖艷美麗的食人花,能讓獵物不知不覺地深陷其中:

    “說起來,我看你家的浴缸也挺大的。”

    “要不要跟老師一起洗呢?”

    “夠了!!”

    林新一硬著頭皮打斷了這位老阿姨的挑逗:

    “不要拿我小時候的事開玩笑——”

    “我已經是個成年人了,請老師你注意一點!”

    “”

    貝爾摩德沒有說話,只是若有所思地頓了一頓。

    然后,她故作失望地嘆了口氣:

    “好吧,那老師我就自己去洗了。”

    說著,只聽身后傳來一陣窸窸窣窣的脫衣服的響動。

    伴隨著一陣輕輕的腳步聲,浴室的門被關上。

    里面很快傳來一陣淅淅瀝瀝的水流響動。

    “可惡,這家伙”

    林新一想問的話題,已經被貝爾摩德那飽含惡趣味的挑逗給徹底帶偏了。

    那位貝爾摩德到底還是藏著他一手,不肯把自己的秘密說出來。

    沒辦法,他只能寄希望于柯南和毛利蘭,看看他們能不能猜到,自己以前到底和貝爾摩德有什么淵源了。

    而林新一就這樣坐在沙發上沉思,思考著該如何進一步試探貝爾摩德的真實意圖。

    許久之后

    貝爾摩德從浴室里出來了。

    她索性什么都沒穿,只是用浴巾把自己姣好的身材緊緊裹住。

    那濕漉漉的銀色長發隨意地披散在沾著水珠的白皙鎖骨之間,緊緊地貼在滑嫩的肌膚上,看著極具誘惑。

    除了裝扮,她的容貌明顯也有所變化。

    貝爾摩德之前扮演“克麗絲小姐”時,雖然沒有使用人皮面具易容,但還是用那神乎其技的化妝技術,稍稍修改了自身的面部細節。

    而在洗完澡后,順便卸了妝的她終于露出了真容:

    其實五官的變化并不算大,但給人的感覺,卻像是完全成了另一個人一樣。

    之前的貝爾摩德看著年輕而充滿活力。

    而現在露出真容的貝爾摩德則顯得更加成熟魅惑,容貌更加向“老阿姨”靠攏——

    當然,這里說的老阿姨,特指妃英里、有希子這種。

    “Boy,該你去洗了。”

    貝爾摩德毫不在意地,裹著條浴巾就坐到了林新一身邊。

    她并沒有再做出什么挑逗戲弄的舉動,但這副完全沒把林新一當外人的打扮,本身就很過火。

    林新一沒說什么,只是冷著臉離開沙發,去房間里收拾換洗衣服。

    他也的確需要洗澡——

    做完解剖,不管身上有沒有留下明顯的味道,回家是必須要洗澡的。

    不然心理上就會有點不太適應。

    而要是真的能留下明顯的味道了那洗澡都可能洗不干凈。

    得用香菜來來回回地搓手,再反復沖洗,才能把那奇怪的氣味清除干凈。

    按照以前的習慣,林新一一回家就該去洗澡的。

    而這次,卻是被那位賴在自己家里的“煩人親戚”給搶了先。

    林新一也沒辦法再大大咧咧地脫衣服,只能抱著換洗的衣服,走進浴室,把門小心鎖上。

    這浴室里還都是那女人留下的氣味。

    一股淡淡的香水味道。

    “這女人到底什么時候能走”

    “她住在我這里,真是做什么都不方便。”

    林新一有些郁悶地在心里想著,同時也動手脫著自己的衣服。

    而他剛脫完上衣,褲子,襪子,全身上下就只留下一條內褲的時候

    浴室的門被打開了。

    貝爾摩德就像是小心卡著時機一樣,在這恰到好處的時候闖進了浴室。

    和剛剛那僅僅以浴巾蔽體的誘人形象相比,此刻的貝爾摩德已經換上了一件寬松的睡衣,看著非常正經。

    反倒是林新一的形象有些捉人眼球。

    他現在就像是在站在舞臺上展示自我的健美選手,那一身棱角分明的完美肌肉,全然暴露在了觀眾的目光之中。

    “不錯嘛”

    貝爾摩德上上下下地打量著林新一的身材。

    她的目光有些意外,還夾雜著些許來自異性的純粹的欣賞:

    “許久不見,你竟然把肌肉練得這么好了?”

    “嘖嘖就連老師我都看得有些心動了呢。”

    貝爾摩德嘴里說著讓人想入非非的話,緊接著還徹底推開房門,大膽地闖到了浴室里面。

    林新一臉色一黑:“老師,我不是把門鎖上了嗎?!”

    “那種鎖可擋不住我。”

    貝爾摩德故意裝著沒有聽懂林新一的意思。

    她只是自顧自地走到他的身旁,圍著他來來回回轉了幾圈

    一番肆無忌憚的欣賞之后,貝爾摩德竟然還直接伸出手,往林新一飽滿的胸肌上輕輕摸了一把:

    “身材不錯哦,蠻結實的。”

    她毫無顧忌地發表著摸后感,嘴角更是洋溢起了挑逗的笑。

    “夠了!給我出去!!”

    林新一的冷臉上已經流露出了壓抑不住的惱火。

    他不知道原主平時到底怎么跟這位貝爾摩德老師交流的,反正他實在是接受不了這種老阿姨愈發過火的騷擾。

    “好吧我出去就是。”

    貝爾摩德嘴上這么說著。

    但臨走之前,她卻還是意猶未盡地在門口停下,轉過頭多看了兩眼。

    林新一毫不客氣地重重關上浴室門,把這位不正經的貝爾摩德老師送了出去。

    而他沒有發現

    在離開浴室之后,貝爾摩德嘴角的笑容驟然消失不見。

    聽著浴室里淅淅瀝瀝響起的水流聲,她的目光變得無比深沉:

    “背上有胎記位置和形狀都沒錯。”

    “胸前的細長刀痕,也是我當時教他刺殺術時不小心留下的。”

    “剛剛也伸手摸過了,那疤痕不可能是靠化妝技術偽造出來的。”

    “他身體上的所有細節都沒有什么偏差。”

    “這就是我的孩子,他并沒有被什么人掉包。”

    貝爾摩德沉沉思考著:

    “可他怎么會變得這么不一樣。”

    “不僅性格大變,還忘掉了很多過去的事,對于我的試探毫無反應。”

    “難道”

    幾番思考之下,她只能得出一個結論:

    “那個女人的死,把他刺激得失去了一部分記憶?”



          無敵龍中文網歡迎您來,歡迎您再來,記住我們http://www.wudiun.com,注冊會員

尊龙d88用现备用 - d88尊龙用现金娱乐一下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