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八十一章 廣田雅美

    堤無津川,河岸。

    一座鐵橋從河川上穿過,來來往往車輛在上方穿行,溝通兩岸的鐵橋在堤無津川上不知有多少座,就像水戶月不知道東京到底有多少起命案都與堤無津川有關。

    如果說日本的自殺圣地是青木原森林,那兇殺圣地應該就是提無津川了。

    “咔擦,咔擦。”

    一輛劫匪使用過的兩廂車倒在河川岸邊,打開的后備箱里十億現金早已消失的無影無蹤。

    鑒識課的警察拿著相機圍繞著這臉輕便的汽車拍了又拍,不知道的還以為是哪家汽車野外拍攝的現場。

    “辛苦了,鑒識結果怎么樣?”

    從銀行趕來的目暮警官幾人走下河岸。

    “目暮警部,我們已經大致的都看過一遍了,但是所有指紋都被擦拭干凈了。”鑒識課戴著眼鏡的大叔從車內鉆了出來。

    他的左肩還戴著寫有鑒識字樣的袖章。

    “那[筆趣閣 biqugetv.co]其他還有留下的什么東西沒有?”

    “啊,后備箱里還有五個用來存放現金的鋁合金箱子,現金不用說,已經全部被取走了,但上面的指紋也是零,另外的,還有兩個意外發現……”

    “犯人在車內座位上遺漏了面罩和手套。”

    “不過因為材質的原因,這兩樣東西沒法鑒識到指紋。”

    就在幾個大人交談著現場情況的時候,江戶川柯南探出了頭:“鑒識叔叔好,那個面罩里,沾上東西了哦。”

    “面罩里?”

    目暮警官等人好奇的看著黑色面罩,在面罩的下方有一枚死亡芭比粉顏色的唇印。

    “竟然有唇印?為什么剛才我們沒有發現?”看著面罩上的唇印,鑒識課的警察有些懷疑人生,他們剛才在搜集到面罩的時候明明都仔細檢查過了。

    為什么當時就忽略了這個唇印了呢。

    好奇怪。

    “借我看一下。”

    江戶川柯南搶過了目暮警官手中的面罩,嗅了嗅上面的味道。

    他天真幼稚的兒童面龐上閃過了大人般的恍然大悟。

    “果然……很奇怪。”水戶月在柯南身旁蹲了下來,也聞了聞面罩上的味道,“有女性使用的唇印,但是,卻沒有化妝品的香味,這很奇怪不是嗎?”

    “水戶大哥哥……”江戶川柯南錯愕的仰頭看著水戶月。

    這分明就是他心中所想的,怎么被水戶月一口說了出來。

    莫非他會讀心術?

    不,有意思,看樣子這個一生之敵(偽)也和自己想到一起去了。

    這就是同類人的思維嗎?!

    “怎么了嗎,水戶老弟?”

    “……”

    “柯南,你來解釋吧。”

    下意識的捂著自己的后脖頸,水戶月將解釋的機會留給了江戶川柯南,他自己則是到一旁思考著這起銀行劫案。

    日本歷史上有兩起影響巨大且始終沒有解決的銀行劫案,一起是接近三十年前的三億日元劫案,當時的三億日元比今日的十億日元價值更高。

    另外一起則是二戰剛結束不久時發生的帝銀事件,犯人只身一人‘潛入’銀行,毒殺十二人,大搖大擺拿走了十六萬四千日元的現金和一萬七千元的支票,犯人所使用的毒藥就是杏仁味的氰化物。

    但今天這樁十億日元大劫案要是落實了,估計能被坊間津津樂道幾十年,東京警視廳也會承受前所未有的巨大壓力。

    “柯南,這面罩有什么奇怪的嗎?”

    瞥了眼在一旁沉思的水戶月,江戶川柯南解釋道:“就是很奇怪啊,如果是一個會涂抹口紅的女性劫匪佩戴著面罩,那面罩上應該會留下化妝品的香味吧,可是面罩上并沒有那種味道哦。”

    “的確,沒有味道,這很反常。”

    “可是這又有什么。”毛利小五郎錘了下柯南的頭,“犯人到底是男是女根本不重要,重要的是怎樣追回被搶走的十億日元。”

    江戶川柯南揉著自己的頭,無奈的看了眼毛利小五郎。

    要不是自己有麻醉針,真的帶不動小五郎。

    帶不動,真的帶不動。

    “目暮警官,麻煩請調查一下那名長發警衛,就是在運鈔車上被劫匪強迫搬運鈔票的那一位。”

    “好的。”目暮警官朝著西面的警察吩咐著,“水戶老弟你是懷疑那名警衛有問題嗎?”

    “只是猜測而已。”

    但沒用了幾分鐘,水戶月的猜測就變成了現實。

    “對方的手機無人接通,據同事說,他在離開銀行后就去了澡堂,說是要用泡澡好好舒緩一下今天的緊張。”

    “聯聯聯系上了,但是這名警衛……已經被……殺了。”

    “什么?”

    等到眾人坐著警車趕到現場,長發警衛已經躺倒在地死的不能再死。

    “該死的!我們慢了一步!”

    “他果然是銀行劫匪的內應,現在這樣被在當場射殺……是另外兩名劫匪想要黑吃黑嗎?”

    長發警衛的死,幾乎就是石錘了他參與了銀行劫案。

    不然好端端的,為什么一個普通警衛會在泡澡完畢后被人用槍暗殺?又不是伊藤博文。

    “查!一查到底,查出死者的生平往來、信用卡消費、手機短信,還有,面罩上的粉紅色唇印也要一查到底。”

    “唇印就不用追查了,目暮警官。”

    水戶月看著地上躺倒的尸體,這個長發警衛下午還在警察面前辯解著自己的無辜,但現在就已經變成了冷冰冰的尸體,世事還真是反復無常。

    “你已經有線索了嗎,水戶老弟。”目暮警官每句話都基本必帶上老弟的稱呼。

    “可以派出警力調查一下廣田雅美小姐嗎?”

    “你是懷疑銀行職員的廣田雅美小姐是犯人?是啊,既然連警衛都可能是內鬼,那前臺的柜員成為內鬼也是正常的。”

    目暮警官已經拿到了銀行中各個人員的資料,對廣田雅美有一些印象。

    聽到水戶月的分析,江戶川柯南心中更是有了幾分不安,水戶月的分析和他一樣,他也懷疑在銀行中工作的廣田雅美。

    只是無論怎么說,他都不想看到廣田雅美被牽扯進這樁銀行劫案中。

    出于私心,這也是江戶川柯南一直沒有將自己猜測告訴目暮警官的原因。

    眼見水戶月已經說出來了,柯南只能希望——事情不是如自己所想的那般。

    而且,那犯人所使用的面罩上還另有玄機。



          無敵龍中文網歡迎您來,歡迎您再來,記住我們http://www.wudiun.com,注冊會員

尊龙d88用现备用 - d88尊龙用现金娱乐一下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