珠沉璧碎烏夜啼 第九百五十六章:順勢而為

    “尋衣,休要犯糊涂……”

    “糊涂的不是小弟,而是大哥!”

    望著嚴辭正色的蘇禾,柳尋衣再也按捺不住內心的激動,松開料桶的同時雙膝一彎,“噗通”一聲跪倒在地。

    這一幕,不僅令近在咫尺的蘇禾大吃一驚,同時令院外觀望的洵溱等人瞠目而視。

    “這是作甚?快快起來!”

    一臉驚愕的蘇禾連忙去攙柳尋衣,可柳尋衣卻十分倔強,任蘇禾苦苦相勸,他卻遲遲不肯起身。

    “千錯萬錯都是小弟的錯,若不是因為我,大哥何以淪落至此?”柳尋衣羞愧道,“今日看見大哥……小弟五內俱焚,心痛如絞。”

    “尋衣,此事與你無關……”

    “豈能與我無關?”柳尋衣緊緊攥住蘇禾的胳膊,激動道,“那達慕之后,我去草原酒館見過賽罕和巴音,他們已將整件事的來龍去脈一五一十地告訴我。原來……我們那天喝的酒,早已被賽罕投下蒙汗藥。原來……大哥早已安排好一切。依照草原的規矩,兄弟較量一旦平手,則‘兄讓弟勝’。雖然大哥從未明言,但你故意在比武前與我結拜,我想……用意大抵如此。”

    “這……”

    被柳尋衣揭穿自己的心思,蘇禾的眼神變得愈發糾結。

    “先有‘蒙汗藥’、后有‘拜安達’,再加上賽罕、巴音暗中相助,小弟與大哥這場比武……從一開始就有失公允。”

    “一切只是巧合,我并沒有讓你,你也不必自責。”蘇禾摒棄雜念,大義凜然道,“我和你比武靠的是真才實學,我與你結拜憑的是英雄相惜,一切皆出自蘇某的真心實意,斷無半點弄虛作假,更無故意謙讓之說。更何況,勝敗乃兵家常事……”

    “如果‘勝敗乃兵家常事’,大哥又何必跑到冰天雪地自討苦吃?”

    “斷無此事……”

    “罷了!無論大哥因何而來,小弟都要奉陪到底!”柳尋衣毅然決然地推開蘇禾,一字一句地說道,“大哥走我就走,如果大哥留下喂馬,小弟也留下喂馬。”

    “尋衣,休要意氣用事……”

    “如果大哥執意不肯,小弟就跪死在這里。”

    “大宋朝廷和中原武林上下勾結,害得你失去一切,險象環生。如今,你好不容易才死里逃生,理應有仇報仇、有怨報怨,豈能留在這里虛延歲月?”

    “為何大哥可以茍全性命,小弟就不能虛延歲月?”柳尋衣不答反問,“大哥常說‘大丈夫頂天立地’,如今畏縮不前的人是你,不是我。”

    “你先起來……”

    “不!大哥不同意就是不肯原諒我,小弟有何面目面對天下人?”

    “這……”

    柳尋衣的再三堅持令蘇禾心神不寧,躊躇半晌,方才別有深意地問道:“尋衣,你真的甘心留在這里陪我喂馬?”

    “義不容辭!”

    “如果你真的甘心,那……留下吧!”

    “好!”柳尋衣欣然允諾,“我早已眾叛親離,無家可歸。難得大哥肯收留我,小弟感激不盡。”

    蘇禾若有似無地點點頭,話里有話地提醒道:“尋衣,這里的生活枯燥無味,你可不要后悔。”

    “大哥肯為小弟自毀前程,小弟又豈能背信棄義?”柳尋衣言辭篤定,字字鏗鏘,“想當初,我們對天立誓有福同享,有難同當,豈是一句兒戲?”

    “說得好!”

    蘇禾揚眉奮髯,拍手稱贊,俯身將柳尋衣攙扶起來,二人相視大笑,立時豪氣干云。

    “蘇某已有數月滴酒未沾,今日與兄弟重逢乃天大的喜事,說什么也要痛飲一場。”

    “我知道大哥無酒不歡,因此今日來時特意準備幾壇好酒,待我取來。”

    言罷,柳尋衣抖了抖身上的落雪,興致勃勃地朝院外走去。

    “柳大哥,怎么樣?”

    “我要留在這里陪大哥一起喂馬。”面對滿眼期待的眾人,柳尋衣開門見山,“日后再慢慢幫大哥解開心結。”

    “什么?”

    此言一出,在場之人無不大驚失色。不同的是,蘇日格驚詫之余,更多的是欽佩和感動。反觀洵溱、阿保魯等人,卻是面露慌亂,顧慮重重。

    “自從蘇禾來到馬場,整天魂不守舍,從未像今日這般高興。”蘇日格率先打破沉默,“你可以留下陪他,其他的事本將替你安排。”

    “多謝將軍……”

    “不行!”

    未等柳尋衣道謝,心事重重的洵溱突然開口,并于眾目睽睽之下將他拽到一旁僻靜處。

    “洵溱,你……”

    “蘇禾可以不走,但你不能留下!”洵溱沉聲道,“別忘記你答應我的事,如果你敢朝三暮四,我馬上殺了你。”

    “洵溱,我明白你的意思。”柳尋衣知道洵溱只是一時氣憤,而非故意威脅,因此也不生氣,反而滿懷歉意地朝她誠然一笑,解釋道,“大哥與我是結義兄弟,我二人曾對天立誓榮辱與共,福禍相依。如今,他因我而失時落勢,郁結難舒,我于情于理……都不能袖手旁觀。”

    “你不能對蘇禾的兄弟情義袖手旁觀,難道可以對我的救命之恩、對少秦王的抬舉之情置之不理?”洵溱嗔怒道,“我千辛萬苦將你從臨安救出來,費盡心機保住你的性命,千方百計幫你尋找蘇禾的下落,難道……是為今日這般結局?”

    “大小姐息怒!”見洵溱不依不饒地興師問罪,自知理虧的柳尋衣訕訕一笑,連忙拱手賠罪,“你的恩情我沒齒難忘,但大哥的恩義我也不敢置若罔聞。常言道‘手心是肉,手背也是肉’。如果今天在這里喂馬的人是你,我同樣不會見死不救……”

    “柳尋衣,我在和你談論正事,你休要顧左右而言他!”

    洵溱美目一瞪,嚴詞訓斥。然而,她在柳尋衣面前無論如何都端不起“大小姐”的架子,更施展不出在阿保魯、蕭陽這些人面前的威嚴。

    對柳尋衣而言,他打心眼里對洵溱沒有畏懼。因此,見氣急敗壞的洵溱臉色漲紅,貝齒緊咬下唇的憤懣模樣,他非但不覺得可怕,反而覺得有些……可愛。

    此念一出,柳尋衣自己也被嚇了一跳。心中暗罵自己糊涂,豈能認為洵溱這般狡猾的女人可愛?

    雖然心里一個勁兒地告誡自己絕不能小覷洵溱,必須對其抱以忌憚,但他的雙腳卻不受控制地朝洵溱步步逼近,并搶在猝不及防的洵溱閃避前,先一步出手扶住她的香肩。

    與其說“扶住”,不如說“按住”。只不過,柳尋衣的力道拿捏的恰到好處,令她動彈不得,卻并未感覺疼痛。

    “柳尋衣,你……你想干什么?”

    聽到洵溱的責問,神思恍惚的柳尋衣幡然醒悟,愣愣地望著近在咫尺的精致容顏,嗅著她身上散發出的淡淡幽香,意亂情迷的柳尋衣在心中反復質問自己:“是啊!我在干什么?我究竟在干什么?”

    這一刻,柳尋衣多想打破二人之間的尷尬氣氛。可他的雙手、雙腳卻根本不聽使喚,仿佛洵溱的身上具有一股無影無形卻又難以抗拒的魔力,深深吸引著柳尋衣,令其情難自已,呆若木雞。

    “真是混賬!”柳尋衣表面上平靜如水,可心里卻對自己破口大罵,“柳尋衣啊柳尋衣,你究竟在想什么?難道……馨兒的離開讓你神智錯亂,變得心術不正?還是……你身上流著洵溱的血,因此對她倍感親切……”

    “登徒子!”

    “嘶……”

    見柳尋衣一言不發,只是“色瞇瞇”地盯著自己,洵溱的心里七上八下,渾身不自在。故而臉色一沉,嬌喝一聲,抬腳朝柳尋衣的小腿狠狠一踢,登時將心猿意馬的柳尋衣拽回現實,疼的他倒吸一口涼氣,并下意識地松開雙手。

    “你踢我作甚?”

    “你說呢?”洵溱冷哼一聲,“你剛剛……為何盯著我發呆?”

    “我只是……”柳尋衣方寸大亂,趕忙找借口搪塞,“只是在想如何才能說服你……”

    “不可能!‘西律武宗’不是兒戲,袁孝他們冒著生死之虞在中原替你‘開疆擴土’,你身為‘副宗主’豈能三天打魚兩天曬網?”

    “其實,大哥只是一時想不開。給我一點時間,我一定能勸他離開漠河馬場。”柳尋衣信誓旦旦地保證,“如果我們現在離開,大哥一定對我萬分失落。如此一來,他對自己當初的決定……必然懷疑更甚。”

    “依你所言,你答應留下只是權宜之計,而非真心?”洵溱柳眉一挑,諱莫如深地笑道,“真想不到,一向光明磊落的柳尋衣竟也學的如此狡詐。”

    “這不是狡詐,而是以退為進、是順勢而為,是……一種謀略。”柳尋衣眼神一暗,呢喃道,“曾經的我不懂謀略,自詡心口相一,必能以心換心,從而無往不利,達成所愿。可事實證明……世人皆有私心,并且人心在無時無刻地千變萬化。如果不知變通,一味天真……結果只會像我一樣落得身敗名裂,無處容身。”

    “蘇禾對你可是赤誠相待,你這樣‘算計’他……難道不會心痛?”

    面對洵溱的揶揄,柳尋衣的嘴角微微抽動一下,聲音顫抖地答道:“豈止心痛,簡直痛不欲生!但……我本意善良,自認問心無愧,堂堂‘漠北第一快刀’絕不能淪為馬夫。因此,只要能幫大哥重拾信心,就算讓我做一次‘心機小人’又有何妨?”

    望著神情黯淡,語氣落寞的柳尋衣,洵溱知道他的“謀略”用的極不情愿,甚至萬分自責。

    但與此同時,洵溱也察覺到一些“不同”。仿佛……從今日的柳尋衣身上,她隱約看到一絲昔日的洛天瑾的影子。

    既是融入血脈的睿智,亦是深刻骨髓的……狡黠。

    ……



          無敵龍中文網歡迎您來,歡迎您再來,記住我們http://www.wudiun.com,注冊會員

尊龙d88用现备用 - d88尊龙用现金娱乐一下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