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836章 妖鬼血食

    悄無聲息間,一道高大壯碩的身影出現在女子的身后,目光冰冷注視著對面的一眾甲士。

    他很快收回目光,面無表情道,“鑫鴛師妹說的在理,對于一個俗世凡人來說,此人不論是意志還是反應,確實可以稱得上不錯的評價。”

    鑫鴛露出一個扭曲的笑容,用最溫柔的語氣慢慢道:“那就讓他死慢一點,好好品嘗一下生死之間的那種恐懼滋味。”

    “放箭……殺了他們!”

    趙孜益心中猛地一跳,直接暴喝出聲。

    弓弦響動,十數支箭矢呼嘯著朝對面射去。

    如此近的距離,這樣大的目標,他屬下這幾個精挑細選出來的士卒絕對不會失手,只需要一輪齊射,就能將眼前這兩個裝神弄鬼的家伙給扎成篩子。

    但就在下一刻,他的瞳孔驟然收縮到針尖大小,死死盯著那十幾支驟然懸停在半空,一動也不帶動彈的箭矢,只覺得一股涼氣從腳底倏然升起,直竄頭頂。

    “公子速走!”

    王親衛一把將趙孜益向后推去,緊接著猛地抽出戰刀,在左右甲士配合下,大步向前,不敢有任何保留地朝著那一男一女全力斬出。

    這一刻,他通過手中百煉鋼刀,將所有精氣神以最濃烈的方式爆發出來。

    匹練般的刀光撲面而來,九疑和鑫鴛反而閉上了眼睛,臉上盡數都是興奮到扭曲的恐怖笑容。

    噗的一聲悶響。

    樹林深處綻放出瓣瓣顏色猩紅的花朵。

    十數個呼吸后,守衛戰馬的兩名甲士猛地瞇起眼睛,看到了自家公子正在從林中拼命逃出。

    而在他的身后,又出現了一高一矮兩道身影,正在儀態悠閑地漫步靠近過來。

    只是后面追著的那兩人雖然看上去就像是在散步一樣,但每一步邁出的距離卻著實不短,趙孜益縱然沒命狂奔,都沒能真正拉開與他們的距離,反而還在迅速接近之中。

    甲士心中大駭,因著官道之下坑洼太多,不便縱馬過去救援,便當即抽了戰刀徒步沖上前去,接應自家公子。

    縱然知道自己沖上前去可能馬上會死,他們也沒有任何的猶豫和遲疑,只因為趙家公子就在那里,如果他們以自己的命救下了趙公子的命,那么只要趙公子回到城內,他們的家人便能得到善待,而如果他們丟下趙公子不顧自己逃了回去……

    那么不僅他們會丟了性命,就連家人也難以保全。

    所以說對于他們這般披著甲衣的家奴而言,這根本就不是一個選擇題,而是一道沒有任何選擇的送命必答題。

    “殺!”

    兩名甲士一左一右越過趙孜益,舉刀迎向了后面的一對男女。

    然后只堅持了不到五個呼吸時間,就從兩個活生生的人變成了散落一地的骨肉碎屑。

    但正是靠著他們舍命上前爭取到的這一點時間,讓趙孜益能夠逃到官道之上,縱馬便朝著望北城所在的方向拼命打馬沖去。

    “九疑師兄,他就要跑掉了。”鑫鴛抹去唇角沾著的一點碎肉,面上再次露出溫婉似水的笑容。

    “沒有關系,就讓他逃到前面那座城池內又如何,反正這座城里的所有人,很快就將成為師尊她老人家祭煉妖鬼的血食,一個都無法逃掉。”

    “師兄說的很有道理,那我們就慢慢跟在他的后面,順便還能享受一番此處俗世凡人城池的煙火氣息,然后再親手將這些喧囂熱鬧打散埋葬,倒是別有一番風味。”

    一人一馬在路上狂奔,后面數十丈外還有兩人步行跟隨。

    趙孜益回望一眼,一顆心不由自主迅速向下墜落,就連身體都變得有些僵硬起來。

    有好幾次他都想調轉馬頭回去找那兩人拼命,但一想到剛才在林中那血腥的一幕,卻又將他鼓起的勇氣瞬間撲滅,甚至是不敢再回頭看上一眼。

    好在,望北城馬上就要到了。

    趙孜益看一眼已經近在眼前的城墻輪廓,忽然間眼淚卻流了下來,又迅速被寒風凍住,在面頰上凝結成了兩道細長的冰柱。

    可是,望北城就要到了啊……

    再看一眼越來越近的城池,他忽然間心亂如麻。

    他恨自己為什么不聽勸阻,非要自持實力前往樹林之中查探,不但讓一眾最鐵桿的兄弟命喪黃泉,更是有可能會將災難引入到望北城中,如果真是那樣的話,那才是百死莫贖的極大罪孽。

    那兩個披著人皮的妖魔!

    …………………………………………

    一個時辰后。

    顧判從黏稠的血漿中拔出腳,低頭仔細觀察著被碎肉骨屑鋪滿的地面,然后又跟著血滴腳印的指引,緩緩朝著林子外面走去。

    在他的身后,單參將面色發白,饒是他也曾不止一次參加過小規模的戰陣廝殺,但眼前這種能把人體搞成如此細密程度的血腥場面,還是讓他有些喉嚨發干,差點兒將昨夜吃的酒肉給吐個干凈。

    在樹林的邊緣,顧判看到了兩匹失去了主人,獨自在地上拱雪找食物的戰馬,便停下腳步,回頭對剛剛跟上來的單參將道,“我記得昨天吃肉時你曾經說過,你們這次從軍鎮出來是為了向望北城求援,希望他們能提供一批糧草,幫你們度過難關?”

    一聽到吃肉這兩個字,單參將頓時又想到了林內那無比血腥的場景,喉結一陣涌動,費了好大的力氣才將嘔吐的欲望壓制下去,長長嘆了口氣道,“回千歲爺的話,卑職此次出來,確實是這個目的。”

    說到此處,他心有余悸地回頭看了那片樹林一眼,“不過看林子里的情況,死的人基本可以確定就是望北城內的府兵精銳,所以說望北城附近可能出現了大危險,若是往更壞處想的話,或許整個城池到底還存不存在都未可知。”

    顧判指了指數丈外的戰馬,又彎腰從地上撿起巴掌大小的一塊破損玉佩,丟到了單參將的手上,“上面刻的字好像是趙孜益,你聽說過這個名字嗎?”

    單參將捧著玉佩,臉色唰的一下變得煞白,結結巴巴道,“這,這……這是望北城城守的獨子,就在府兵營中任職,不僅騎射功夫一流,而且還年紀輕輕就修出了內息,就連步戰的身手,也是極好的……”

    “似乎你剛剛說到,整個望北城是否存在都未可知。”顧判伸手拉住一匹戰馬的韁繩,拍了拍有些失魂落魄的單參將肩膀,“后面林間的殺戮已經過去了至少一個時辰的時間,希望別被你這烏鴉嘴給說中了才好。”

    他說完后便翻身上馬,朝著望北城所在的方向疾馳而去,只留下一句話[無名小說 info]在風中不停回蕩。

    “你們不要跟來,也別在附近隨意晃蕩,最好是找個隱蔽之處潛藏起來,等確定安全了再出來活動。”



          無敵龍中文網歡迎您來,歡迎您再來,記住我們http://www.wudiun.com,注冊會員

尊龙d88用现备用 - d88尊龙用现金娱乐一下下载